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天才神医混都市 > 第四千零四十二章 哪怕是一个抱抱
    杨天之前之所以一直没有完成替瑞伊收集信仰的任务,一方面是因为确实有事在忙,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这个任务的确太困难、抽象了一些。

    毕竟迪克兰帝国是个政教合一的神权国度,信教成为了一种责任,甚至与法律相绑定。

    这种情况下,肯信仰神明的,肯定都已经是亚历克斯的忠实信徒了。

    不肯信仰神明的,那就是比较坚定的叛逆者或是无神论者。

    无论想将哪种人转变为瑞伊的信徒,都很不容易。

    只有佩尔这种漏网之鱼,大概算是例外。

    而且……

    瑞伊现在还待在空间裂缝里,没法降世。

    而亚历克斯虽然高高在上,并不亲民,但至少存在于世上。

    两位神明,一个不说摸得着、至少看得见,一个完全见不到,那大部分人肯定都会选择前者。

    因此,想为瑞伊收集信徒、尤其是虔诚、实力又强大的信徒,真是太困难了。杨天到现在位置也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办法。

    不过……如果这个任务,变成为自己收集信仰,那好像又不一样了。

    他至少是自由行走在世间的。

    是世人看得见摸得着的。

    他也能去给这个世界的人民带来恩惠。

    这种情况下,想要收集信仰……似乎也不是那么不知从何下手的事情了。

    杨天想了想,一时间还是没有很清晰的思路,但倒也不着急了。

    至少自己没死嘛。

    收集信仰什么的,都可以慢慢来。

    “对了,瑞伊,既然我没死,那寒骨窟里怎么样了?那寒雾……解决了吗?”杨天问道。

    “冰雾本身就是冰之极地数千年无人问津、导致力量过于积聚、产生了泄露罢了,”瑞伊的声音传来,“既然你已经接受了试炼,吸收了很大一部分力量,冰雾自然也会消失。”

    “那可太好了,”杨天一阵欣喜,“终于把这个心腹大患给解决了。”

    杨天这话一出,面前的光团微微闪动起来。

    杨天不懂光团闪动代表着什么意思。

    但他冥冥之中感觉到,好像自己被某种疑惑而好奇的目光所注视了。

    “你,好像很高兴?”瑞伊道。

    “当然高兴啊,大难不死,还有后福,为什么不高兴?”杨天很理所当然地说道。

    “我指的是,你听到冰雾解除之后,过于高兴了,”瑞伊道,“刚刚你听到自己获得成神资格的消息,都远没有这么高兴。”

    “呃……这不很正常吗,”杨天笑了笑,道,“成神,在我眼里无非就是获得更高级别的力量。可冰雾解决的话,我所在乎的佩尔不会被冰雾所伤害,寒雾城的那么多无辜百姓也能逃脱病痛、安居乐业了,这对我来说当然意义更大。”

    “你不想要力量吗?”瑞伊问道。

    “想要啊,但是力量在我看来只是用来保护爱人、帮助他人的工具罢了,够用就行了。我对于力量本身,倒是没有多么渴望。”杨天解释道。这就是他和那些一心追求力量的武痴的本质区别。他没有那么多野心,只想好好保护好自己最珍惜的那些美好的人和事而已。

    瑞伊沉默了。

    沉默了好一会儿。

    然后才又发出声音。

    “真奇怪……你明明才刚成为半神,却似乎早就拥有了一种类似神性的东西,真让人摸不着头脑。”

    “奇怪吗,还好吧,我一直都是这么个想法而已。说到奇怪……我倒觉得你一直袖手旁观挺奇怪的,”说到这里,杨天忽然有些幽怨地看向这道光团,“我在寒骨窟里可是呼唤了你千万次啊,可你一定回应都没给我。”

    光团顿了顿,语气很理所当然地回答道:“试炼不允许神明力量的参与,我如果出手帮你,试炼会直接失败。所以我当然不会帮你。”

    “你至少可以回应我一下,安抚我一下嘛,那种绝望的环境下,哪怕你说几句话,我也不会那么痛苦,”杨天幽幽说道。

    倒不是说他真的多么责怪瑞伊。

    他知道瑞伊没有帮他的义务。

    只是,瑞伊之前一直表现得对他颇为在意。

    这次他受尽折磨,呼喊了那么多次,瑞伊却没有丝毫反应,实在让他稍微有点失落。

    “痛苦……有什么不好吗,”瑞伊平静地问道,“痛苦刺激了你,让你更拼尽全力,也更快地完成了试炼啊。要是我为你减轻了痛苦,你岂不是反而会受到负面影响?你真的希望我这样帮你?”

    “当然啊,痛苦哪会是什么好事?”杨天翻了翻白眼,“更何况是那种极端的疼痛……”

    “我……无法理解,因为我没感受过疼痛,”瑞伊道。

    “诶?”杨天微微一愣,“真的假的?”

    “疼痛本身只是你们凡人的身体,为了驱使你们趋利避害,所进化出的一种神经反应罢了,这种强烈的不适感会让你们在遇到伤害之后,设法远离伤害,”瑞伊回答道,“可神明不会被轻易伤害,不需要这样无意义的感觉。所以神明是不会感觉到疼痛的。在神明眼里,只有对‘正在被攻击、被伤害’这件事的感知罢了。”

    杨天微微一怔,倒是很快理解过来了,“原来如此……所以你根本不觉得让我疼是在害我?反倒觉得,为了减轻疼痛而减缓试炼进程,是对我不好?”

    “难道不是么?”瑞伊的声音充满了纯粹的疑惑,没有丝毫反讽的意味。

    “当然不是!痛苦或许有其意义,但绝非必要和理所应当,”杨天苦笑了一下,毫不犹豫地说道,“如果我是神明,看到我最亲爱的信徒被那样极端的痛苦折磨,我一定是会想为其减轻痛苦,无论是心理上的还是生理上的,无论是通过使用神力,还是一些其他的方法。甚至……哪怕只是单纯的给她几句抚慰,给她一个抱抱。”

    “哦,是吗……”光团发出了一声缓慢而小小的呢喃。

    随后……光影忽然变化,这片混沌天地的一切开始迅速地转变。

    天翻地覆,斗转星移,眼前的一切都迅速虚化……

    数秒后,当一切重新清晰起来的时候……

    杨天来到了一片奇妙的天地。

    天依旧是白茫茫的,没有云朵,没有湛蓝的天空,没有任何其他的色彩,只是无边无际的白。

    周围是一片漂亮的花园,没有鸟语,只有花香,静谧得有些诡异。但一朵朵鲜花都以最娇艳的姿态开放着,竟是没有一朵含苞或是枯萎。

    正当杨天愕然无措间,香风扑面而来,一道包裹在淡淡圣光之中的身影来到了面前,轻轻抱住了他。

    “你说的……是这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