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权魔剑 > 第二百一十六回:问卷
    赵飞道:“你的意思,是我们自己下了山,把宝刀藏了起来,用这些枯枝干棍反来质问你吗?”

    李启明道:“我并没有这样的意思……”

    郭爽道:“是又怎样,谁知道你们刀宗会不会干出这样的事?你这是不打自招。”

    赵飞怒道:“郭四叉,你说什么!”他手已按在腰间刀柄,似乎随时就要挥刀来斗。

    郭爽本欲出言再激他,罗念成道:“郭兄弟,今日北皇到此,可不是来看我们打架的。这件事,和你有没有关系?”罗念成紧盯着郭爽,目光犀利。

    郭爽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没有,怎么会和我有关系。这姓赵的一股趾高气扬的臭脸,我看不惯他,才说他两句。”

    “刀在何处!”赵飞怒道:“我师尊嘱咐我等好言相问,你等可不要欺人太甚!”

    方通臂、孙赫圆睁双目,往李启明前面一站,喝声:“大胆!”李启明身后禁军皆已手按刀剑,蓄势待发。

    罗念成看这架势,忙叫两方罢手。“事情来的突然,一时尚没头绪,怎可意气用事。我等才消了误会,又何苦翻脸不认人?”

    郭爽见玄明观中方得清净,此时又闹作一团,他替罗念成解围道:“这刀的去向,原本有迹可循,你等在此浪费时机,恐怕到时候也追不回来了!”

    赵飞见李启明人多势重,自不敢太过强硬。他闻郭爽此言,忙问:“此话怎讲?”

    郭爽叉着手斜瞟赵飞,不作理睬。

    李怀疆上前行礼道:“这三口宝刀乃是本派段祖师传下,我等不敢怠慢。如今盘内并非宝刀,此事当然不敢贸然怪在谁的头上。北皇送刀本是好意,只是我等却也未动手脚,盘中之物,确为枯枝。方才郭大侠说知道宝刀去向,还请告知一二,若寻回宝刀,我等自当感激不尽!”

    郭爽一看说话的是个女子,声音婉转,再看她容貌,又生几分好感,这才开口:“这位女侠生得如此动人,说话也颇好听。你果真是天地刀宗的弟子么?”

    赵飞正欲发作,身边钱宝通将他拦下,默默摇头暗示。

    郭爽又道:“既然女侠开口问了,郭爽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其实嘛,我也不知宝刀的下落……你等这三口刀既是段掌门传下来的,就应该好好保存才对,你说项掌门也真是心胸宽广,敢把这祖传的宝刀交到这几位学艺不精的弟子手中,宝刀不丢了,那才是怪事……”

    罗念成见郭爽越说越远,又要触怒刀宗这四人,忙道:“郭兄弟,说说你的猜测,寻刀要紧!无关的话,说那么多做什么。”

    郭爽似是兴致大无,一脸苦相,“无趣,无趣……”

    他又笑盈盈望着李怀疆道:“我看啊,这三口宝刀八成是被那‘风刀客’一伙人调了包。他们厚着脸上到养寿山一趟,不知是干什么来了。方才迟迟不走,待各派都下山去,这才告辞。我看他们对你们天地刀宗颇有微词,恐怕……”

    郭爽只说了几句,刀宗四人便如同醍醐灌顶。是了!这风刀客一伙人处处与刀宗作对。当年刀宗四杰将这几人赶下山门,他们便怀恨在心。后假借沙平雁之名,创了什么‘风刀客’一门。此次上养寿山相聚,确也不知其作为。

    这四人一想郭爽之言,再细思这几人行踪,越发觉得他们意图诡异。说不定,这刀真的是给这伙人盗去了!

    赵飞道:“那几人现在何处?”

    郭爽慢悠悠道:“已经下山去了……”

    赵飞收到入鞘,将枯枝丢在地上,转身道:“走!我们去追他们!”

    钱宝通、孙文也随他而去。李怀疆拜谢一声,也转身离开了。

    “难道真的是‘风刀客’那伙人干的?”凌越问郭爽道。郭爽望了罗念成一眼,见念成也正盯着自己,后转过头去,“我都说了只是推测,我可没说风刀客一伙盗了他们的宝刀。”

    李启明道:“不料竟出了这样的差错,你等护在我周围,却忘了护着刀剑。”孙赫、方通臂、张五常等道:“臣知罪!”

    “为何这伙人不盗玄明观的六把宝剑?”罗念成问道。

    郭爽道:“或许是宝剑又多又沉,他们四人带不走?”他顿了一会,又道:“风刀客素来与刀宗过意不去,大伙儿都看在眼里,他们要盗取赵飞等人宝刀,也解释得通嘛……”

    罗念成眼神耐人寻味,望了郭爽道:“事情最好是像你说的那样,郭兄弟可不要自找麻烦。”

    李启明道:“你等既与罗将军是旧识,可自便行事,我有几句话,想和二位道长谈谈。”

    孙赫、方通臂、张五常等人皆行告退。不专道:“诸位将军,我领着诸位在观中各处游赏,以叙旧情,如此可好?”

    罗念成、凌越、楚翘玉与汴攸城众将应允,一众人随着不专道长、不念、不觉等人一起出殿去了。

    殿内只留下李启明,玄德道长,玄通道长三人。李启明问道:“二位道长对今日之事,有何看法?念成若真坐了这中原盟主,究竟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又或者,利弊之间,颇有不定,不能辨别?”

    玄通道:“罗少侠下此决心,本已极为不宜,今日又有几派不愿听从罗少侠安排,此事竟又作罢。中原武林,本不该有一令之主,可前番诡府门之祸,教众派不得不防。贫道看来,今日罗少侠不登盟主之位,实是一件憾事。”

    玄德道:“既然罗少侠本就没下决心,今日众派又各执己见,立盟主之事虽未成,在我看来,却并非一件坏事。”

    李启明道:“敢问道长何以见得此事不坏?”

    玄德道:“中原武林归根结底,仍是一盘散沙,若今日问题不早早显露,往后即便立了盟主,埋下隐患,也于各派不利,于罗少侠不利!前番戴天恩设计挑唆各派和汴攸城的关系,一举困住了各派数十名高手,幸好罗少侠等人仗义相助,这才教各派摆脱危险,诸派虽口口声声感恩戴德,实则想借罗少侠之手一举灭了戴天恩。罗少侠性情温和,不愿擅造杀孽,又以大局为重,各派心愿不达,自不会拥立他为盟主。这冠冕堂皇的盟主,不做也罢。如今之事,当是听从青峦峰二位仙长的指点,早日凑齐五宝器,备封剑之用。”

    李启明道:“玄德道长高见。眼下封印权魔剑才是当务之急。想先帝因受此魔剑侵扰,竟失大志,乱心性,以致修炼邪功走火入魔,成了权魔剑的奴役,四处洒下红玉,为权魔剑吸食血气播散魔种。此剑戾气之重,阴邪霸道之至,威力实在难挡。血案已成,教人触目惊心。可怜有几派仍不知此剑危害,不从念成之意。”

    李启明在大殿踱步,深深叹息。“边患蛮子,虽已退去,但势力仍在。要平灭此族,非一朝一夕之功。夔不断领兵来犯,扰我北境百姓安宁,这也是我心头一患。我期今日念成能做这盟主,则不忧内患,方能御敌。奈何此事不成,我心中的担忧啊……”

    玄通道:“如今各派皆知诡府门野心,必不会侵扰汴攸城,北皇暂且放心。他们的矛头对的是戴天恩,掀不起风浪。我与少林、纯阳派、天地刀宗几派相助罗少侠封剑,此患一除,再去理会戴天恩。这两件功成,罗少侠便可统帅武林,有力助北皇抗蛮。”、

    李启明点头道:“如此虽好,只是红玉魔种之力,凭你们可挡得住?”

    玄通道:“魔种虽强,但并非无法可克。北皇应当比我等更加清楚,我观中弟子不专曾在南陲以伏魔劫功法力灭魔瘴,他虽昏迷许久,但今得柳真人以一丹龙华相救,已无大碍。”

    李启明道:“我知不专道长舍命抗魔种一事,他能醒来,我心甚宽!但不知这门伏魔劫功法究竟是何等的高功,竟能破得了红玉魔种?”

    玄通道:“伏魔劫功法乃是天师所留‘道门玄宗’三卷天书中的一卷功法。罗念成神功威慑群豪之时,用的便也是天卷的功夫。他练得是慑神术一卷,可纵剑雨,唤天雷;不专所修伏魔劫一卷,正是遵道除魔之法。天师留下三卷高功,久久无人能够领悟,这二人各学一卷,竟均有所成。今后抗击魔物,有赖此功……”

    玄通将三卷天书来历、功法威势讲与李启明,玄德在旁面露不悦。

    李启明道:“我久居樊笼,竟不知天下有此奇功,今日一闻,当真精神大震!此功法精深奥妙,能抗魔种,真教人心驰神往,敬佩不已……”李启明话锋一转,问道:“这三卷天书,分别在不专道长、罗将军手中?”

    玄通道:“非也,此三卷天书就在观中。”

    李启明沉吟良久,终于道:“我只闻这天卷神威,颇有一见的愿望——不知,不知道长肯不肯与我看上一眼……若能得见张天师所留之物,足慰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