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修真仙侠 > 权魔剑 > 第二百一十五回:老者
    项然道:“罗兄弟,你救过我的性命,又为武林做了这么多事。往后不论其他各派如何,我天地刀宗定奉驱驰,今日事皆已毕,我速返回神刀宇,去安排弟子搜寻天师所留宝器下落,咱们就此别过了!”

    罗念成道:“如此便多谢项掌门了!”

    养寿山陆陆续续又下去了许多人,玄明观中各派皆已走散。此时只有罗念成、凌越、郭爽、楚翘玉还有羌靡、唐归虎、高周邺以及李启明一行几人在场。

    罗念成见风刀客一伙才要下山,打趣道:“诸位风刀客的朋友,也要下山去了吗?”

    南宫问柳道:“此间已没什么重大的事要我风刀客参与,各派都走光了,我们还留着干什么。可惜罗少侠今日未能做成这盟主,我等也觉得惋惜……他们何必纷纷离开呢,既然来了,就该选出一个盟主。既然罗少侠不能做这盟主,我作为风刀客掌门,却也可以勉强做一做这盟主。”

    罗念成道:“风刀客一门为武林诸事费心了。”

    南宫问柳道:“那是当然!”他又凑近罗念成,问道:“你果真认识那位沙平雁沙前辈!”罗念成点点头,南宫问柳道:“那沙前辈真的不收弟子么?”这二人贴着耳朵嘀咕了半天,旁边的人都不知他们在说什么。

    罗念成道:“你们既然如此仰慕沙前辈,就不要再冒他之名,做一些不好的事了。他老人家脾气古怪的很,如果你们做坏事被他看见了,你们可就遭殃了……”南宫问柳毕恭毕敬道:“不敢,不敢。我等绝不会做有辱前辈英明之事。烦请罗少侠向沙前辈引荐我们几人,我在这里代我那几位兄弟谢过了!”

    罗念成点点头,低声道:“若有缘分,我定会引荐。南宫掌门不必客气。”南宫问柳握紧罗念成的手,“君子一言!多谢罗少侠了!人人都说少侠宅心仁厚,今日真叫我佩服。我小小风刀客,也蒙少侠看在眼中……”

    罗念成道:“南宫掌门何必如此……”南宫问柳道:“如此便告辞了!”他一改方才悲情,潇洒挥袖,领着屠荼刚、尤遥、尤远也下山去了。

    此时人群之中,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你就是罗念成罗少侠?”

    众人往人声处望去,只见角落里走出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这老头不时发出咳嗽的声音,一摇一晃地走到罗念成面前来。

    罗念成凝神望着这老伯,脑中闪过一丝似曾相识的感觉。他看着这老伯,但又始终认不出他。这老人开口问道:“你,你可是罗念成罗少侠?”

    凌越叫出声来:“老伯!是你!”颛孙凌越认出了这个老人,她对念成道:“你不记得这位老伯了吗?他就是邈老前辈!”

    罗念成恍然大悟,原来面前这老者,便是那时的星河峡‘神医’邈佗。

    只见老者不住地点头,笑容可掬,脸上皱纹清晰地显露出来。他颤巍巍道:“姑娘,我也认得你。罗少侠留我性命。教我去洛神庄看书学医,那时正是姑娘留我住在了洛神庄……”

    凌越道:“后来我和爹爹返回巫咸,您还留在洛神庄钻研医术么?”

    这老者点头道:“罗少侠留我性命,不怪我在星河峡行骗害人,还给了这样一个去处,教我弃恶从善,老朽如若新生,在这洛神庄钻研医术,获益匪浅呐……”

    此时,羌靡、唐归虎也认出了这个老汉,这老者便是当时在星河峡为他二人,还有欧雄、项然除食椒蜥之毒的术士。

    郭爽见了此人,哈哈大笑:“原来你真的去洛神庄学习医术了?”

    老者笑道:“我经罗少侠指点,苦心钻研,终有所成,因而才四处行医。那时我在卢龙堡要为少侠治伤,但罗少侠身中奇异无比的掌法,老朽实在无能为力。后来这位郭大侠带走了你,竟将你治好了……真是万幸……万幸啊。”

    罗念成道:“我那时被冥魔子所伤,危在旦夕,我所受之伤,并不是寻常病痛,老先生自然是医不好的。郭兄弟带我赶赴东皋山,见了沙前辈,是他把我的伤治好。”罗念成搀扶着老者坐下,又道:“说起这位沙前辈,您也认得他。”

    老者侧耳问道:“我认得?”

    罗念成道:“是啊,当时羌大侠、唐大侠身中郭兄弟食椒蜥之毒,这才往星河峡拜会您,那日前来求医的,还有一名男子,他是为他身边的女子求医,您可记得。”

    邈佗细细回想,这才道:“原来是他……”

    罗念成笑道:“沙前辈内功深厚,他化去了体中冥魔子所创之伤。老前辈,你怎么会到此。”

    邈佗道:“我行走江湖,四处行医。前些日听闻有人道,本月底各大门派要上养寿山,参加罗少侠的登盟主大典。郭大侠带你走后,我不知你是否得救,常常挂怀,我打听到要做这中原盟主的,正是你,所以才随众人上山来,想见你一面……”

    罗念成胸口一热,感慨道:“老前辈有心了……我当年不过举手之劳,竟让前辈如此挂怀……”

    凌越道:“罗大哥是贵人的命,死不了的。是吧不专道长?”

    众人闻言,皆笑起来。

    老者道:“我没能治好你的伤,实在是心中有愧,今后罗少侠有什么用得到老朽的地方,尽管开口。因没能在卢龙堡救下你,老朽日夜寝食难安,到如今,心中还似沉沉压了一块石头,始终觉得过意不去……”

    罗念成眼神一亮,忽道:“老前辈,你不必如此自责。眼下晚辈正有一件事,想要托付与您!”

    罗念成将沙平雁身边余枫寒之伤与他说了,并道:“前辈可试着为余女侠医治此毒,若真的能解了余女侠的毒,那便是报了沙前辈救我性命之恩。只是东皋山一去路途遥远,前辈恐不便行。”

    邈佗双目放光,忙道:“容易,容易!你别看老头我老态龙钟,其实身子骨还硬朗着!我便速速下山,准备赶赴东皋翠雪山去,见一见这位余女侠,为她一试。”

    罗念成道:“前辈请随我进来。”

    罗念成带邈佗进了内屋,才告知他东皋山所在,并告知沙平雁不喜被人打搅,最好是邈佗一人前往,且不可向外人透露沙平雁行踪。邈佗连连应允,并说定要尽全力去治余枫寒之伤。罗念成拜谢邈佗,又亲自将他送下山去了。

    李启明正与玄德、玄通攀谈着。他们聊起不专道长,启明道不专与张五常一同从军。拜入他帐下,也曾随军抵御蛮子,已是得力的帮手。玄通、玄德二人甚为满意。他们得知不专道长为国杀敌,抵御蛮兵,皆赞口不绝。

    玄德道:“大家都说不专心有不专,不是修道得真的可塑之才,如今他也算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一条路。为国杀敌,保卫边疆便是他的修为之道。”

    玄通道:“如今看来,此子倒也颇有天赋。他自学天卷中伏魔劫的功夫,修悟了伏魔劫功法,这才能力灭魔种。”

    李启明笑道:“若不是不专道长,我等真将被南陲魔种屠戮殆尽。”

    这几人正攀谈时,又闻观外吵吵嚷嚷,罗念成几人出殿一看,原来是刀宗四杰去而复返。郭爽皱着眉头站在门边,口中念叨:“晦气,晦气!”

    只见殿外站着赵飞、钱宝通、孙文、李怀疆四人,这四人只有孙文空着手,其余三人各自捧着方才从禁军手中接下的方木盘,神色冷峻。

    “你贵为北皇,该不会做出这种事吧?这里面装的,究竟是什么东西?”赵飞怒上心头,一把掀开木盘上的黄布。只见盘子里装的并不是刀宗遗失之刀,而是一根歪歪扭扭的木棍。后有钱宝通、李怀疆也将布掀了,盘子中各自都是一根枯枝。

    赵飞道:“这就是你的诚意吗?我等没有当场掀开黄布,是信任你北皇,不料我等下山之后,竟发觉盘内的不是我等之刀。北皇亲上养寿山,来此送刀,是专程要羞辱我等不成?”

    李启明脸色一沉,望了那几名汉子一眼,那几人扑通扑通跪倒地上,口中连说:“我等不知为何如此,这盘中本来是刀宗各位的三把宝刀才对。方才我们取刀,也未敢掀开来看,谁知宝刀竟变成了……变成了树枝……”

    “曹公公交出这三把宝刀时,是我亲眼所见。这些刀剑装入马车之时,尚完好无误,今突生此变故,实在是我意料之外……不知诸位是何时发觉刀被调换的?烦请玄明观诸位道长,将剑拿来验明一看。”

    不念、不觉六人各自又将木盘拖出,掀了黄布,见那盘中正是湛卢、赤霄等六把宝剑,完好无损。

    六人将剑拿起,细看后道:“是真剑不假。”

    赵飞道:“北皇给玄明观宝剑是真,却拿了假刀来糊弄我天地刀宗不成!”

    李启明道:“此事定是有人从中捣鬼,我今到此,则是抱着极大的诚意,又何必以假刀来欺瞒天地刀宗,再者,我又何必与玄明观是真,而与刀宗是假。恐怕是有用心叵测之人,调换了贵派宝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