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穿成首辅大人的黑月光 > 第266章,阻止陈军
    胡江一侧是怒江,另一侧为沼泽地,地势险要,易守难攻。

    陈军进攻的阻碍除了地险,还有兵力。

    周位正领四万人守在里面,怎么看胡江都不会被拿下。

    但衣沐华清楚鹿王从不打没把握的仗,他带兵到此,必有可以攻下的计划

    她正想着,一只冒气的烤兔横在面前,周孝正见她不吃,便把肉拿过来。

    衣沐华接过,撕开了块肉往嘴里送。

    周孝正坐她身旁,“正想鹿王怎么攻胡江吧。”

    衣沐华点头,“表面上看,陈军一点胜利的可能都没有。”

    “正面进攻没有,侧面呢?你写给我的兵书上说,成功的进攻向来由侧翼发动,我想他们会从侧边。”

    “不错啊,你还记得很熟。”

    “这两年也没别的事做,只好练枪,研习兵法。”

    周孝正满脸伤感,衣沐华调侃道:“别抱怨了,看看我,你比我幸福多了,我还得种树呢。”

    有人比自己惨,周孝正的伤感立即褪去,“亏得你种树,否则我们也不会觉察狱营有异样。”

    衣沐华:“这鹿王真是厉害,收买了狱营的两个狱长,这两人都肯替他卖命。”

    周孝正:“是啊,此人心机重,和大陶国的军师有一比。”

    谈及大陶国军师,衣沐华不禁打寒颤,两年前在长久,他说一切只是刚开始,不久后她便入狱。

    衣沐华觉得自己入狱,也许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如果是,大陶国军师真是个可怕的人,“大陶国的军师和大陈国的鹿王,都谋略深的人,你觉得他们谁能称得上天下第一谋?”

    “两人都不称不上,在我心里,第一谋另有其人。”

    周孝正眼睛看着衣沐华,衣沐华愣了愣,摆手道,“我可没这种能力。”

    周孝正也不说话,衣沐华脑子灵光一闪,“我知道了,大陈国要从沼泽地攻入。”

    “你怎么确定是沼泽地而非怒江?”

    “他们没有船,所以不可能从怒江,剩下的便只有沼泽地了。”

    猜到鹿王的计划,衣沐华等人绕到胡江一侧,但见沼泽地上上方有三条粗铁链。

    一队陈军抱着铁链,慢慢滑到对面。

    原来陈军不动,是为了等铁链搭建好,一旦铁链搭建成,陈军就可顺铁链穿过沼泽地,出现在胡江一侧,发动进攻。

    周位正并不认为陈军能穿过沼泽地,故而只盯正面的陈军,完全忽略还有一只队伍打入他们的侧面。

    衣沐华一面放信号,引周位正注意,一面斩断铁链,阻止陈军穿沼泽地。

    信号一出,衣沐华等人也暴露自己,鹿王见沼泽地有异动,立即率兵援助,发现衣沐华等人,恼怒之下杀令。

    衣沐华等人边打边走,鹿王等人一路紧追。

    周位正带军到沼泽地旁,见到一队陈军,忙命人斩杀,带杀光陈军,见对面陈军追杀一群人,料想是这些人通风报信,派人援救。

    忽然一人说道,“爷,这些人里面有衣沐华呢。”

    衣沐华是周家的仇人,是以大家都认得她。

    听到衣沐华三字,周位正切齿,喝住他的人,“衣沐华死有余辜,不必救了。”

    周家军刹住脚步,退到周位正身后。

    周位正观看一阵,有人来报,“爷,龙闽侯到。”

    话音落,公孙束赶来,见地上有陈军尸体,问道,“周将军也料到陈军从侧面杀来?”

    周位正不想告诉他是衣沐华发现,左右而言他,“侯爷怎么来了,您不是应该在信城么?”

    “圣上放心不下,派我来协助周将军。”

    周位正笑道,“有侯爷协助,他陈军定破不了胡江。”

    忽然旁边的颜喜指着对面,“侯爷,对战有打斗声。”

    公孙束转头,问道,“怎么回事?”

    周位正摊手,“我也不知道啊,正想派人去查看呢。”

    颜喜好像感觉到什么“陈军好像在追杀什么人,侯爷,我们快去看看吧。”

    公孙束寻思能让陈军追杀的人,必不会是敌人,派颜喜带一队人过去。

    衣沐华脚上有伤,行走不便。

    陈军围了过来,衣沐华知自己走不掉,对周孝正等人道,“你们快走,别管我了。”

    周孝正挥枪,一人倒下,他坚定道,“要走一起走。”

    姜变附和,“对,要走一起走。”

    “没必要做无畏的牺牲,你们快走。”

    衣沐华目色严厉,周孝正愣了愣,旋即摆头,“我绝不会留你一人。”

    他舞枪而上,又斩杀两名陈军。

    姜变等人也不走,他们护衣沐华在核心,不断斩杀围过来的陈军。

    陈军四面八方而来,黑压压一片,衣沐华寻思,莫非小命要交代在这里?

    绝望之际,一队人从外杀来,衣沐华侧目,见领头的是颜喜,不禁大喜,他们有救了。

    鹿王见颜喜等人到,知平军后面还有人,命陈军后退,衣沐华等人可算保住一条命。

    颜喜见衣沐华,快步奔到她跟前,“太好了,姐姐你没死。听说乌兰被夺,我们都担心你被杀了呢。”

    衣沐华笑了笑,“我们被吴志坚赶出乌兰,也算是躲过一劫。”

    颜喜带衣沐华去见公孙束。

    公孙束见她和周孝正先是一愣,随后问乌塔乌兰发生的事。

    在公孙束前,衣沐华将事说了一遍。

    颜喜骂道,“吴志坚这不识好歹的东西,等回去,侯爷你可要告诉圣上。”

    公孙束:“他落在陈军手里,凶多吉少。”

    颜喜笑了笑,“是哦,真是活该。”

    公孙束眼睛落到衣沐华腿上的白布上,“你受伤了,快叫大夫来看看吧。”

    “已经处理过了,再包几天药就好。”

    西候夫人的药很管用,衣沐华的脚渐渐不痛了,她正犹豫要不要立即告诉公孙束,西候夫人的下落。

    “还是让人瞧瞧吧,别落下病根。”

    公孙束坚持叫来大夫,待大夫看过后,才安心。

    颜喜带周孝正等人去别的房间休息,此时房中只有衣沐华和公孙束两人。

    衣沐华见旁边没人,便把西候夫人的消息告之公孙束,公孙束听后面无表情,衣沐华问,“你不去找她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