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我从海贼开始连通异界 > 第二百五十二章 经验
    嘭!

    拳头没入腹中,爱德华·威布鲁眼皮一抖,下腹紧跟着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胃中翻江倒海,就连隔夜饭都差点儿被他吐了出来。

    不过他也还算硬气,额头上鼓着青筋,强忍着闷哼一声,硬是没有叫出声来,只是浑身的霸气潮涌,右脚一提,包覆着霸气就向着泽法的小肚子踢去。

    “哼。”

    泽法冷笑一声,年轻力壮他自然算不上,可论战斗经验,就算十个爱德华·威布鲁恐怕都比不了他一个。

    爱德华·威布鲁的战斗上限是他和西斯,而且就战斗过那么一两次,但他的战斗上限是谁?

    是白胡子,是金狮子,是罗杰,是莱德菲尔德,和强者战斗对他而言就是家常便饭,那种生死之间锻炼出来的杀戮本能可不是爱德华·威布鲁这种靠天赋吃饭的人能够比拟的。

    他失败从来都不在于他的实力,而在于他的心态,不杀大将的名号拖累了他。

    这是一个充满了杀戮的肮脏世界,容不下一颗太过善良的心。

    心中一横,眸间一冷,泽法的手肘便直抵了下去。

    嘭!

    手肘与爱德华·威布鲁的右腿相撞,发出了金铁交击的声音,音爆散开,泽法凌厉的双眼横了过去。

    “你以为我还会犯曾经的那种错误吗?海贼什么的,还是死了的好。”

    说着,泽法飞速的变招,左臂一压,按下爱德华·威布鲁的右腿,右手巨大的机械臂同时抓着大刀提了起来。

    爱德华·威布鲁瞳孔微缩,就在那一瞬,泽法身上的力量超过了他,两臂一抖,大刀差点儿脱手。

    狰狞着脸,急忙再次加大的力量,想要重新控制住刀势,可还未等他用上劲,泽法的腿便动了起来。

    腿影越过缝隙,就如苍龙出海一般,向着爱德华·威布鲁的腰际之间便是一个横扫。

    咚!

    伴着一声巨响,带着巨力的粗壮小腿直接将爱德华·威布鲁击的倒飞起来,右臂趁机用力,抓着大刀就是一轮猛砸。

    嘭!嘭!嘭!

    船上的甲板被砸的粉碎,刺耳的爆裂声更是连绵不断,紧握着刀把的爱德华·威布鲁就像一个铁锤般被狠狠的砸入了甲板。

    Miss巴金是越看越气,不知道是父母哪方的基因不行,怎么生出这么个混账玩意儿,眉毛一斜,向着爱德华·威布鲁的方向厉声大叫道:

    “威布鲁,你在干什么?你就不知道把刀松开再抢回来吗?”

    爱德华·威布鲁做恍然大悟状,两手一松,丢掉大刀从地上站了起来。

    身上有些狼狈,纵身一跃,便如泰山压顶般向着泽法猛扑过来。

    泽法抬了下眼皮,轻斜了爱德华·威布鲁一眼,合理的取舍才是战斗时该做的选择,他本来还以为会今早弃刀的,没想到让他等了这么久。

    眼神中夹杂着鄙夷,爱德华·威布鲁的战斗经验让他感到不屑。

    没有受过真正的高手指点,没有经过系统训练,这就是个真正的莽汉。

    天赋与先天的勇力可以决定一个人的下限,但只有后天持续不断的艰苦训练才能决定一个人的上限,两者经验上的差距不是能够靠着几点莽出来的勇气就能够轻易弥补的。

    不论是跳跃也好,还是猛扑也好,爱德华·威布鲁的每一步行动都在泽法的脑海中演练的千百遍。

    铺散在四周的见闻色霸气收束,泽法的注意力全然集中在爱德华·威布鲁的身上,两眼一眯,那把被他夺过来的大刀就被他的机械臂抓的更紧了几分。

    哒!哒!哒!

    爱德华·威布鲁的脚步声有些沉重,把甲板上沉积的水花踩的四处飞溅。

    “老东西,给我去死。”

    狰狞着脸,爱德华·威布鲁对自己的实力很有自信,论力量,他白胡子二世从来不弱于人,他可是流淌着白胡子血液的人。

    十米!

    五米!

    三米!

    泽法神色微冷,他等的就是这一刻。

    蓦然间,雄浑到极致的武装色霸气像是开闸的洪水般瞬间挤满了整根刀把,就像是灌满了铅的钢管,沉重而又富有力量。

    嗖!

    空气在横扫中撕裂,发出悲鸣,刀把瞬间就向着爱德华·威布鲁的下腹横击了过去。

    泽法的速度是极快的,刀把在他手中就像一辆疾驰而来的高速列车,爱德华·威布鲁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只觉眼前黑芒一闪,刀把就击打在了他身上。

    脸上的肌肉顿时变得狰狞虬结起来,剧痛一直从腹部蔓延至全身,好像浑身的肌肉内脏都在一瞬间内被泽法打了个洞穿。

    直来直去,看似简单,可就是这简单的一击却包含了泽法六十多年的功夫。

    浑身的气与力融为一体,时间把握的不多一分,不缺一秒,太快,可能会与敌人擦肩而过,太慢,可能会给爱德华·威布鲁足够反应的时间,所有的一切都得把握的恰到好处。

    咔嚓!

    爱德华·威布鲁身上的骨头发出了不堪重负的声音,泽法这一棍差点越过腹部打碎了他的脊梁。

    “啊!”

    长大了嘴,爱德华·威布鲁的惨叫声凄厉,脖子上的青筋更是鼓得就像小蛇一样高,这种直入骨髓的痛苦,就算他在硬气也扛不住。

    “威布鲁!”

    Miss巴金的眼睛鼓胀起来,血管爬满了虹膜,向着爱德华·威布鲁的方向大叫。

    痛苦,仇恨,愤怒,数不清的负面情绪一股脑的从心底喷涌了出来,脸上带着杀气,她手杖一提,两脚一踏,便朝着泽法冲了过去。

    “放开我儿子,你这个老混蛋。”

    精致的红木手杖在掌中一转,一层黝黑色的武装色霸气就顺着杖身爬了上去。

    她的确是个心黑手狠的女人,无论是儿子也好,还是其他的什么也好,都不过是她手中的一颗棋子,但这并不代表她会看着自己的儿子被人活活打死而无动于衷。

    就算是宠物狗养久了都会有感情,更何况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

    泽法眼睛通红着,如铁般的拳头一拳砸在爱德华·威布鲁身上,死死的瞪了Miss巴金一眼,忍不住开始咆哮了起来。

    “放过他?那谁来放过我的弟子们?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