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网游竞技 > 人在东京抽卡降魔 > 第393章 星命
    “你这个小冤家,之前不是答应好我的吗?”红妆丽人摇着膝上枕着的上川悠仁,故作娇嗔。

    这个时候门口突然传出一片喧闹声,外面老鸨连连赔罪,“老太君,我的老太君,小侯爷只是在听曲儿,绝无二事,我怎么敢······”

    哐当一声,大门被直接推开,房间中奏乐歌舞的艺伎们纷纷停下,颇有经验地后退到墙边。

    上川悠仁神色一愣,“干什么呢?接着奏乐接着舞啊!”

    这个时候李老太君一把将上川悠仁的耳朵提起来,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今天又没有练功!”

    上川悠仁吐了吐舌头,小声嘟囔道,“练功多累啊。”

    “我李氏一门忠烈······”

    上川悠仁早已经熟知了李老太君的套路,使出了杀手锏,“奶奶难道还想要将我派上战场?”

    本来义气填膺的李老太君看到年幼的孙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是啊,她现在就这一个孙儿,李家也就这一根独苗,就算是武艺再高,难道她还忍心将其送上沙场?

    “那你也应该进学。”李老太君毕竟是女中豪杰,虽然对这个孙儿疼爱备至,但仍然不希望他成为一个彻底的废物。

    “我这不是正在寻找灵感吗?”上川悠仁回头冲着噤若寒蝉的红妆丽人扮鬼脸,后者强忍着笑意,不敢在李老太君面前表露分毫。

    “况且我是武勋世家,朝廷上那些文官会允许我考取功名,入朝执政吗?”

    李老太君微微一愣,叹了一口气,“你倒是看得明白。”

    如今天子暗弱,外戚当道,天后想要继续执掌朝政,必然要打压文官体系,同时外有蒙国越国南北夹击,武勋势力本来就强盛无比,现在更是如日中升。

    没有谁会再希望一位武勋出生的人宰执天下,天后不希望,天子不希望,文官也不希望,所以即使上川悠仁再努力,他的科举是一定过不了的。

    “我总算是明白当初监天府副监正的判言了。”李老太君突然当众感叹道,“不是我李家不生麒麟儿,是这麒麟儿无用武之地。”

    说罢,她有些兴意阑珊地往回走,也不理会文春阁的上川悠仁,毕竟老鸨不可能真的不顾她颜面,教这个年纪的上川悠仁合欢之事。

    “愣着干什么?!”上川悠仁将老太君气走之后,没有追上去的想法,对着旁边的艺伎们说道,“奏乐,起舞!”

    幽幽丝竹之声响起,上川悠仁流连到半夜才离开文春阁,并且留下一首《清平乐》‘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

    离开,一时间坤城尽唱《清平乐》。

    上川悠仁离开文春阁之后,他之前枕着的‘红姐姐’进入密道之中,两刻钟之后来到一处地下机关,推门而入,恭敬地跪在地上,“地字三号报。”

    然后她一五一十地将今天和上川悠仁的见闻说了出来,着重描述了上川悠仁的聪慧,身上有无修为痕迹和胸无大志。

    记录的监天府官员已经对上川悠仁身上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但仍然细心地记录下每个细节。

    现在天后掌权不正,紫微星有动摇之相,又有星命不断降世,所以大家都丝毫大意不得。

    记录在案之后,官员反查了前面几年上川悠仁的记录,然后吩咐道,“之后你就不用再监视这位小侯爷了。”

    “是。”

    ‘红姐姐’丝毫不感到意外,毕竟如果这位花词侯真正是表里如一,除非他生而知之,不然经过这么多年检查,实在是没有必要继续将大量资源浪费在他身上,像自己这样的地字暗探可不是随意能够培养出来的。

    如今又社稷飘摇,正是用人之际。

    官员说完这句话之后,向着城隍庙后街而去的上川悠仁哼着小曲的脸上笑容更甚,如果他一直表现出弱智,反而会让对方身疑,毕竟抱刀而生,又不是抱着香囊而生。

    现在这种从小看透事理,胸无大志的情况更好。

    “少爷,我认为今天你不应该顶撞老太君的,”上川悠仁随侍的丫鬟趁着周围无人,小声地说道。

    如果是一般的权贵之家,当然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但是上川悠仁从小就不看重迂腐的上下之分,更何况眼前的丫鬟可不是一般人。

    虽然是上川悠仁三岁就从街上抢回家的,但是本身仙肌玉骨,又有着冠军侯府不断提供资源,不过二八芳华,就已经是第四境合一命修,不过对外仍然只是上川悠仁身边的小侍女。

    “切,男孩子在外面就是要坏,所以才不会被女孩子骗到。”上川悠仁怡然自得道。

    “小狸你还小,不懂这里面的弯弯绕绕,你看金刚就从来不多说什么,是不是金刚?”

    跟在上川悠仁身边戒备的魁梧青年傻笑道,“因为少爷都是对的。”

    小狸提了旁边的死木头一脚,不能欺负少爷,难道还不能欺负你了?

    不过这一脚就像提到了钢铁一样生疼,这个时候小狸才想起来金刚和自己一样,也是第四境的修士,不过是已经炼骨有成的武修。

    上川悠仁摸了摸脑袋,自己家的小侍女果然养得够蠢萌,不过侍女就是为了养眼的,难道还期望她去打架?

    慢悠悠走到城隍后街的时候,已经临近午夜,如果是一般地界,即使是烟柳之地恐怕都已经休息了,但是这里正热闹非凡。

    一盏盏大红灯笼高高挂起,飘荡在后街上空,分割出一重重阴影,将原本只有一条街的小巷扩展成为了一个闹市。

    因为这里和阴冥相通,所以形成了一个微型虚境,同时也是城隍神域的外沿,这个世界修行昌盛,又阴阳相同,所以这种夜市在每个繁华的城市之中都有。

    上川悠仁扫过一个个摊位,摊主们显然也都认出了上川悠仁这位财神爷,一个个拼命吆喝着自己摊位上的宝物,想要吸引上川悠仁的注意力。

    不过这次上川悠仁并没有被周围的人吸引住目光,而是径直走到了一个卦摊前。

    已经成功转世的鬼算子看到上川悠仁这位爷大摇大摆地走过来,双眉紧皱,无奈在心中叹息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上川悠仁走到卦摊坐下后,鬼算子悄无声地施法,原地留下两人的幻象,他苦笑着对上川悠仁说道,“道友何苦如此相逼呢?”

    上川悠仁撇了撇嘴,“都是千年的老狐狸的,还用得着装吗?你占着这么好的星命,痛快点一句话,帮不帮我?我可没有三顾茅庐的兴趣。”

    鬼算子看向上川悠仁的眼神有些犹豫,毕竟以他的算术,难以看清命途的人不多,而他虽然能够看清楚这位小侯爷身上所有的命数,就像副监正所言,平庸至极,但是又有侯府气运庇护,所以一身福泰安康。

    但是他身上的命格可不是帮福泰安康之命的,当初百般谋划才得到如此命格,就是为了在这乱世之中博取资本,好更进一步。

    不过这位小侯爷也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简单,对方上次找到自己之后,一眼就洞穿了自己的身份,甚至连星命都被对方直接看穿,那这位小侯爷很有可能和自己一样是转世之身。

    “哎,道友既然知道贫道的贪狼星命,主王朝更迭,自然也知道在下最看重什么,奈何现在道友身上无一点紫微之气,为之奈何?”

    “谁说我没有紫微之气的?”上川悠仁将刹那拍在鬼算子的卦桌之上,一缕淡紫色如同游龙般游走于刀刃之上,然后又立马变淡,恢复刀刃青碧之色。

    鬼算子的神色由震惊变为惊喜,“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好一招瞒天过海,当初监天府相人,却没有相刀!”

    随后他有些感叹,“果然是气数将近之兆啊。”

    相刀?

    刹那本身包罗万象,是自己的灵魂化生,又吸收了无数规则碎片,如果刹那想要装作一柄普通的刀,那位副监正可相不出来。

    明白了上川悠仁身份的神算子神色更加闪烁起来,有些阴晴不定地看向上川悠仁。

    他如果这个时候敢说一句不字,那么就是真的结下死仇,而且他身怀的贪狼命格本来就是乱世命格,可不像文曲和武曲有王朝气运庇护,对方一定会想办法杀死自己,找另外贪狼星降下的星命。

    但是眼前之人可不是自己算好的‘主公’啊,那自己有机会从眼前这位手上逃跑吗?

    鬼算子看向怡然自得的上川悠仁,对方没有丝毫修行在身,而他跟着的两个侍卫虽然小小年纪就已经迈入了第四境,但是在自己面前仍然不够看,所以对方的依仗是?

    突然鬼算子看到上川悠仁眼前转世之身的年龄想起一件事,如果算上怀胎三年,对方应该是在十二年前轮回转世,也就是和自己转世的时间相同。

    而当初北邙鬼尊被一位不知道身份的大人物直接杀死,而北邙山鬼尊手中就有着几缕前朝的紫微龙气。

    原来如此,鬼算子眼中闪过一丝释然的神色,如果对方真的是那位的话,那么自己几乎没有逃跑的可能性了。

    “拜见主公。”鬼算子拿得起放得下,立马对着上川悠仁跪拜道。

    同时他头顶的性命和刹那纠缠,定下了主仆名分,刹那本来就在上川悠仁的星宫中乃是紫薇帝君,而紫微垣又统御了杀破狼三星,主掌王朝更迭。

    “在我这里不用多礼。”上川悠仁笑着将鬼算子扶起来虽然贪狼星入世为权谋之辈,多贾诩这种毒士之流,有可能反噬主星,但是他相信以自己的实力,是绝对不可能给对方二心的机会。

    “你可知道七杀,破军星命之人?”

    鬼算子明白上川悠仁的意思,想要破一朝气运,除了紫微星对冲这种蛮横招数之外,最好的办法就是聚集杀破狼三星。

    其中贪狼入世为狡诈权谋之辈,七杀入世则为绝世死士之流,如荆轲之流,破军则为无双武将,如项羽之辈。

    当初为了破秦始皇龙气,无数仙佛同样选择了聚集杀破狼三星,而且还是千古人杰,奈何秦始皇宇内独尊,镇压一世,如果不是其妄图天帝大位,陷入了天帝之争,当时的杀破狼三星,荆轲,赵高,项羽可是被压制的死死的。

    “主公,我于此处本来是为了等候身怀蛟龙之气的人,尚未寻找七杀,破军二命。”

    上川悠仁明白鬼算子的意思,他是贪狼星命,对七杀,破军虽然有感应,但是并不是统属关系,所以与其费力不讨好去寻找七杀,破军,倒不如寻找紫薇星命,确地暂时的效忠之主后,看情况能不能聚集三星,破了大盛王朝国运。

    “那你找到没有?”上川悠仁询问道,对方显然不是在等自己,不然早就主动找上门来了。

    鬼算子既然已经选择了投靠上川悠仁,这种事当然不可能犹豫,老老实实地说道,“两日前,监天府相魏郡王府见庭中青木如华盖,树根孕有一大蛇,身赤红,头生角,乃天子相,如果在下所料不错的话,今日魏郡王府必然会横遭祸患,蛟龙之气从坤城顺黄河入海。”

    果然有谋士就是方便,随后上川悠仁敏锐察觉到鬼算子话语中更多的信息,“是外戚干的?”

    正常的王朝,特别是血脉相连的郡王府有蛟龙之相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如今已经到了用相术定郡王生死的程度,显然就不是正常的事情,而动手的除了现在的天后,背后应该还隐藏着天后亲族推波助澜。

    自古外戚想要干政,无不是想要绞杀王朝宗室,像魏郡王府这种有着蛟龙之相的更是留之不得。

    鬼算子点了点头,“也有云台阁和知守府在后面谋划,他们想要放蛟龙入海。”

    上川悠仁快速思考着利弊,最直接的方式当然是帮助绞杀如今出逃的魏郡王府蛟龙,吞噬其身上的紫微龙气,但是自己这样有着极大的可能性暴露自身,而且这道紫微龙气并不足以帮助自己鼎定乾坤。

    倒不如借助今天对方的大动作,谋划另外一件事,上川悠仁看向了坤城的城隍庙。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