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影书 > 青春都市 > 唐知夏 > 第1026章
    第1026章

    如果他不给机会,任何女人连靠近他的可能性都没有,所以,安琦现在失去了这种靠近他,在他面前放肆的资格。

    “你…”安琦窘红着脸,一时语塞。

    “从现在起,我不会出现在你身边,你可以安心养病,也完全不必担心安诺会恨你,我取消婚礼和你没关系。”聂延锋说完,拿起旁边披在椅背的外套就往门外走。

    “你要去哪儿?”安琦脱口急问一声。

    聂延锋微微侧过头,“你看不到我的地方。”

    安琦的呼吸一窒,她即希望他远离自己,可当他真得要做到不会再见她时,为什么她的心脏突然疼得如此厉害。

    心脏处突然传来了放射性的刺疼,就像有人拿针扎在她的心脏处,这令安琦痛苦的发出了轻喘声来。

    她的手紧紧的按住胸口,想要阻止这份痛意,却还是疼得冷汗涔涔。

    刚到门口的聂延锋,听到身后压抑的女声,他扭头看了一眼,这一看,他长腿瞬间疾步回来,他俯身看着按着胸口脸色苍白的女孩,声线难掩强烈的担忧,“你怎么了?”

    “疼…心脏好疼。”安琦感觉她的心脏突然要碎裂了。

    “好,我哪也不去,我就陪在你身边,我不走。”聂延锋语调全软和了下来,带着克制的低沉声向她道歉,“对不起。”

    安琦愣住了,她抬起头,看着面前的男人,触上他温柔的眼神,仿佛心脏的位置,那根勒紧的丝线一点点的放松了,疼意渐渐的退散,不疼了。

    难道她刚才心脏剧疼的原因和这个男人有关吗?

    安琦抬头看着聂延锋,他也正在专注的看着她,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默了般。

    她看到了男人眼神里闪过的懊悔,她突然眼泪就扑簌落下来了。

    这种感觉好无助,好绝望。

    离开他不行,他在身边不行,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安放他了。

    聂延锋继续坐下来守着她,为他刚才冷酷的行为感到懊恼,她正在发着高烧,心智较弱,各方面的机能都是弱的,他却在这个时候这般对待她,她当然更受伤了。

    聂延锋看着她垂着眸,眼泪一滴一滴的往被子里掉,他拿起一旁的纸巾递给她,安琦伸手接过,捂着眼睛,脑子还是昏沉的,就连心脏也很不舒服。

    她从来没有如此虚弱的感受,好像一个必须要人保护照顾的孩子一般。

    同时,刚才聂延锋冷酷的对待,也令她莫名的心堵,好像这个男人突然就翻脸不认人了。

    药水的原因,加上她发着烧,困意也随着而来,安琦重新躺下去,被子还是有些单薄了,她不由蜷缩了起来。

    聂延锋查觉到,他走到另一张床上,把被子给她再弄了一条盖在上面,低沉安抚一句,“睡吧!我在这里守着你。”

    “不用,你回去睡吧!”安琦摇摇头,他在这里,她更加睡不好。

    聂延锋只得起身,“我让护士过来守着你。”

    聂延锋离开了,安琦抿着红唇,气自己刚才不争气,气自己轻易被他气到心脏疼,连她自己也震惊,到底什么时候,这个男人在她的心里占有如此重要的位置了?

    没了他,难道她还不能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