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他是龙 > 第十二章 诈尸了
    自从沈秋跟我说,像我爷爷这种戒备心很强的人,只有他毫无防备的熟人才好下手,我就在脑海里面不断的筛选。

    想来想去,这些年跟我爷爷关系最好的就是村长周叔了。

    如果那个一直潜藏在柳坪乡,觊觎我家秘宝,对我爷爷不利的人真的是村长,那就太可怕了。

    我根本没法想象,一个我从小就敬重信任的人背后却打着我家的主意。

    村长表情很快恢复了正常,他苦笑着道:“我最近血压有点高,你周婶盯得紧,不敢喝,不敢喝。”

    我笑了笑,也没深究他这句话到底是真是假。

    因为对我来说,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村长刚才的反应不正常。

    直觉告诉我,我家的事他肯定知道些什么。

    我换了个话题,又问:“周叔,村里是不是有传闻,说我爷爷养了一群黄鼠狼?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知道吗?”

    “害,都是瞎传的,你别信他们,村里那些闲着没事干的就爱嚼舌根。”村长捻了捻手指道,“不过,说来也邪性,咱们村谁家都没进过黄皮子,那些黄皮子不知怎么的,只在你家进进出出,跟自己家似得。”

    “有一回,我田里回来晚了,从窗外还瞧见你爷爷在屋里跟黄皮子说话呢。”

    我一听,来了精神,忙问:“我爷爷跟黄鼠狼说了什么?”

    村长想了想,摇头:“说了啥,当时隔得太远没听清,不过你爷爷当时很生气的样子,还摔了东西,让它滚。”

    在我的印象里面,爷爷虽然性格有点闷,但脾气一向很好,能让他暴怒的说出“滚”这个字,说明当时他愤怒已经达到了极致。

    到底是什么事,能让爷爷生这么大的气?

    我一时间千头万绪,脑子里一团乱麻。

    村长大概是看我面色不大好,收拾了饭盒让我好好休息一下。

    临走的时候,他在门口站住了脚,有些不放心的提醒我道:“娇娇,你家的祖坟千万不能挖,这是你爷爷的意思。周叔是看着你长大的,不会害你。”

    我看着村长落寞离开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

    可能真的是我想多了。

    我从小到大无父无母,村长把我当做半个闺女,我上大学以后很少有时间回来,也是他一直帮我照顾爷爷。

    我怀疑谁也不该怀疑他。

    不过,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要救爷爷,不管祖坟里到底藏了什么东西,我都决意要挖出来看看。

    吃饱之后,我稍微躺了一会儿。

    这两天精神一直处在高度紧张的状态,实在是身心俱疲。

    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窗外突然吹来一阵冷风,我打了个哆嗦,一下子醒了过来。

    我看着打开的窗户,有点纳闷。

    我明明记得睡觉之前关窗户了,怎么是开着的?难道是我记错了?

    我爬起来准备把窗户关上,余光却瞥见窗台外面杵着个人影。

    人影穿着一件比较旧款式的红衣服,披散着头发,看着应该是个女人。

    我很长时间没在村子里面呆了,也不知道是谁家的。

    不过,我家的院子门是关的,她是怎么进来的?

    我正要问她,对方似乎发现了我在看她,慢慢的转过头来,露出一张极度苍白的面孔。

    我迟愣了一下,感觉这张脸有点眼熟,不过因为光线比较暗,她又披着头发,一时间没认出来。

    “大姐,你有事吗?”我客气的问了一句。

    她对着我笑了笑,突然把自己的衣服解开。

    借着月光,我看了一眼,登时头皮发麻,后背一阵凉意。

    那女人的肚子像个血窟窿一样,黑洞洞的,不知道被谁给刨开了,肠子内脏全都挂在肚皮外面。

    我哪见过这场面,当时腿都软了,根本走不动路。

    她看着我的眼神很热切,伸出手来想抓我。

    “啊!别过来!别过来!”我惊恐万状,一下子从床上惊醒,一摸脑门全是冷汗。

    原来是做梦。

    我惊魂未定,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这时,院子前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娇娇!娇娇你在吗?”

    听声音是周泽洋。

    这大晚上的,他来干嘛?

    我穿了外套去开门,见他气喘吁吁的,不解问:“什么事这么着急?”

    “出大事了!那个姓沈的在刨你家的坟,你赶紧跟我去看看。”

    周泽洋一口气都没歇,拉着我的手直接往后山跑去。

    边跑边跟我解释:“刚才大家伙都散了,我看那个姓沈还鬼鬼祟祟的在山上转悠,就留了个心眼,想看看他要干嘛。”

    “没想到,他趁着天黑没人竟然刨开了你家的祖坟。我早就看出来那小子图谋不轨,他这么做肯定没安什么好心!”

    我听周泽洋这么一说,心里也挺纳闷。

    虽然我白天确实表示过要挖坟,可毕竟是我家的祖坟,就算要动手,也应该有我在场。

    沈秋居然一声招呼都不打,就自己动手刨了我家的坟,他到底想干什么?

    难道,他也觊觎我家祖坟里面的东西?

    我越想越心乱,赶紧跟着周泽洋赶到了后山。

    远远的,果然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我家祖坟前面。

    坟包已经被刨开,露出里面的大红木棺。

    说来也奇怪,我奶奶爸妈死了已经有二十几年了,那木棺表面的漆看起来竟然光滑鲜亮,跟刚漆上去似得。

    他半蹲在坟坑上面,也不知道在干什么,夜风一吹,隐隐能听到女人凄婉的哭泣声。

    我气不打一处来,喊了他一嗓子:“沈秋,你在干什么!”

    沈秋一回头看见我,赶紧阻止道:“你站那,别过来!”

    “你不经过我的同意刨了我家的祖坟,还让我别过来?”我气得脸都绿了,上去就要找他理论。

    沈秋见我来了脾气,不知道在坟坑里面撒了什么东西,然后捏了一枚金符念了几句。

    只见“轰”的一声,火光大起,一下子把坟坑里面的几口棺材给吞噬了。

    “沈秋,你神经病啊!”我整个人都炸了,扑过去捡起旁边的铁铲就想用土把火扑灭。

    可那火也不知道怎么搞的,越扑烧得越旺,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浓烈的腥臭味。

    “你凭什么烧我家的祖坟?姓沈的,你到底想干什么?”

    我眼睛发红,死死的盯着沈秋,恨不能把他祖宗十八代都给揪出来。

    沈秋耸了耸肩,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好像根本不打算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周泽洋在一旁看不下去,跑过来正要给我出头,突然有一只烧焦的手伸出来,猛地抓住他的脚踝。

    他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脸色煞白:“妈呀!诈,诈,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