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寻梦终见影 > 30.病危
    都恢复的七七八八了,佣兵工会也被君辞收入囊中。

    几人都说是出来历练的,但其实也都知道,这个历练的时间不会很长,毕竟各个都不是普通人,没有多少时间可以给他们慢慢成长。

    眼下的事情解决了,他们也该继续历练了。

    “你们这就要离开了?不在我这儿多住几天?”北定昭有些急了,并不是担心君辞一行人走后自己会有麻烦,而是经过这几天的相处,算得上是朋友了。况且他们还帮了他这么大的忙。

    “不了,我们还要别的事情,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了,时候不早了。”君辞道。

    “那,行吧!如果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佣兵工会去做,两年期限我会记得的。”

    君辞微微颔首。

    徵羽上前,将几个装有丹药的小瓶子给北定昭,他说:“这些丹药送你,以备不时之需,用法和功效我写在上面了。”

    “徵羽兄,还是你仗义!”北定昭可是对徵羽的丹药印象深刻啊!

    “好了,我们也该走了,有缘再见了!”

    ……

    一行人走在路上,突然一群着青衣的人朝他们奔来,近了才看见,是那天被杀手围攻的那几位,算是徵羽的师弟。

    “羽师兄,羽师兄!”他们很是匆忙,像是急急赶来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能让他们如此。

    “怎么了?这般大呼小叫的。别在外面失了我闻奉山的颜面。”徵羽对待他的师弟们的态度是不一样的,没了平时的随和,多了些严肃。

    “羽师兄,我们有要事相告。”其中一人道。他还看了两眼君辞等人。

    “说吧,他们是我朋友。”徵羽看见了这位师弟的动作,也不避讳。

    那人这才说:“师兄,山里传来了消息,说是闻梧长老病重,想让你回去……回去见长老最后一面。”

    徵羽听到这话,面色凝重,怎么也掩饰不了担忧。这位闻梧长老,正是徵羽的师傅,平日里待他极好,如同父亲一般。

    但这种时候,他不能慌,闻奉山里的那些肮脏事他还是很清楚的“可还有其他消息?”他担心其他几位长老的阴谋。

    “再没有了!”那人说的很是肯定。

    “师兄,你先回去吧!”众位师弟都说。

    徵羽对君辞他们说:“我不能与你们同行了,如今,我得先回闻奉山见我师傅。”

    几人对视一眼,君辞道:“不知闻奉山可方便让我们走一遭?”闻奉山的那些事儿君辞也略有耳闻。徵羽这次回去,必定不会简单。

    “这……那现在也不是什么好去处,你们确定要去?”徵羽问他们,心底却是被触动到了。

    “去,当然去,我们反正也是出来历练的,正愁没处去呢!”祈年道。

    “是啊,是啊,我们也想去的。”玖卿卿道。

    就连顾清璃都点了点头。

    “既然如此,那便一起吧。多谢各位了!”

    “都是朋友,谢就不必了。”祈年说。

    徵羽又对几位师弟说:“你们继续在外面历练吧,我不在外面,你们保护好自己,出了事情也没有我给你们解围了。”

    几位师弟有些感动,毕竟这是徵羽为数不多的关心。

    “师兄,我们知晓的。一定好好修行!”

    徵羽便带着几人会闻奉山了。

    ……

    虽然路上很赶,但徵羽也不忘告诉他们现在的情况。

    “我有直觉,我师傅不是病重,他老人家向来身子骨硬朗,灵力高强,我的丹药本事也是师傅教的,按理来说,没有人能轻易伤到他。”他顿了一下,又继续说,“有很大的可能,就是有人故意诱我回去。”

    玖卿卿一如既往地有些不明白,问:“诱你回去?你惹了什么事吗?还是说,你得罪了什么人?”

    祈年看着玖卿卿的傻样,有些不自觉地想去摸摸她的头,可是现在很显然,不行。自从他表明心意以后,玖卿卿就一直在躲他。

    “闻奉山里就是这样,勾心斗角不在少数。”可想而知,徵羽这样的形容是何等云淡风轻,实际上要比这严重得多。

    “去了之后,你们谁都别相信,他们可能会对你们下手。”思索了片刻,又说,“要不,你们还是别去了?”

    “不行,哪能让你一个人陷入危险之中!”祈年很直接,是真的把徵羽当朋友了。

    大约一刻也不停歇地赶了五个时辰,才来到闻奉山脚下的小镇。

    “天色渐黑了,现在也上不了山,不如今晚就在这里找个客栈歇下吧!”徵羽道。闻奉山夜里不允许出入。

    “也好,我们明日再去。”君辞道。

    几人就这样找好了客栈,只是一进入一所客栈,徵羽就愣住了,一直看着里面的一个方向,其他几人也寻着他的目光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