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父亲的江 > 尾声 1949
    命令来了。所有干部,结束学习,跟着主力,打进关内去!

    百万野战军,浩浩荡荡,杀向北平。这是最精锐的部队,装备齐全,大炮坦克应有尽有,士兵都是分到土地的农民子弟,精神抖擞,士气高昂,向一切阻挡他们前进的障碍冲锋!

    关内陡然有了这样百万精锐,战争局势大变。

    围困北平,和平解放,接着大规模向南,向着长江前进!

    整个中原大地,到处腾起滚滚尘烟,野战军势如破竹,接连拿下挡路的据点,很快饮马长江。

    德玲站在长江北岸,看着阔别多年的长江。故乡的母亲河,你的女儿回来了!在那风雨飘摇的日子,自己逃亡外乡,惶惶不知去向。那时候,满眼敌人的势力,到处同志牺牲,多少的无可奈何,多少的梦幻,何曾想到会有今天,我们千军万马,胜利凯旋!

    部队在汉口东面集结。这里叫滠口,一个小镇,隔着那条滠河,就是汉口。

    据情报,汉口敌人已经逃窜,指挥员正在分析,一辆卡车驶过来,车头一面红旗,坐着十几个热情洋溢的市民代表。“解放军同志,敌人跑了,快进城吧!”为首的一个中年汉子,中等身材,脸上满是尘烟,眼睛里有着疲惫。为了保卫城市,他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觉了。

    颜法一眼认出那人。“刘石!”“傅颜法!”两双大手紧紧握住,都激动不已。

    “你回得好啊,武汉正缺干部!”刘石说,市委已经向上面打报告,要求抽调有经验的干部来接管城市。他问了几句,顾不上多说,马上带着部队进城。

    这一天,是1949年5月16日。

    干部大队,跟着刘石,带着士兵,迅速接管了一些重要机关。

    人民**成立了,南下大队被分配到各条战线。德玲到市文化局,颜法到武昌区工会,其他同志,各自有不同岗位,彼此来往少了。

    德玲进了机关,生活安静下来,对孩子的思念便日甚一日。福生现在怎么样?枣花乖吗?每天夜里,她都在思念中入眠。离开十几年,烽火连天,也不知孩子能否平安?过去在戎马倥惚中,她也想孩子,但那时战斗任务一个接一个,容不得 她多想。现在安定了,她渴望见到孩子。德玲向组织打了报告,提出见孩子的要求。组织对革命后代是认真的,成立了专班寻找。那个小镇已毁于炮火,居民散去很多,但专班还是尽了最大努力,在当地**帮助下,找到了孩子下落。

    遗憾的是,只找到枣花,福生不在了!

    原来,日寇占领时期,对那一带进行了残酷的扫荡,陈子敬被抓了劳工,至今下落不明。两个孩子被一个农民收养,那家贫寒,孩子得不到基本保障,一次福生发高烧,没有钱治疗,很快就死去。专班把枣花带到德玲面前,德玲几乎认不出来了,枣花那样瘦弱!德玲一把抱住她,泪水长流。孩子受苦了!福生,那样厚道善良的儿子,永世隔绝。德玲永远记得她出走的那个早晨,儿子略带忧郁的表情和那句“姆妈早些回啊”的话,儿子话音里分明有着祈求!我可怜的儿子啊,你母亲的命运,就是如此啊!道路是自己选的,说不上后悔,可是命运对于自己,是过于残酷了!

    从那一刻起,直到终身,德玲心里的阴影一直不能散去。

    颜法从到重庆开始,就在寻找琴姑,写信石沉大海。回到武汉,他又给湖南那里写了好几封信,邮局都是“查无此人。”琴姑消失了吗?想起在衡阳分手,炮火连天,寇兵肆虐,老百姓不知道死了多少。琴姑父女呢,他们能逃过那一劫吗?

    颜法不甘心,又以组织的名义,向琴姑家乡的地方**发了公函,不久回函来了:“经调查,蒋琴姑父女在日寇侵略期间,为逃避日寇,于1938年离开家乡,此后再无音信。此致敬礼。”

    那么琴姑真的是消失了。战争啊,多少百姓家破人亡!深深的失落徘徊在颜法心中。天地这样大,天穹之下,有多少离散的亲人!

    颜法心里,一直有一件事耿耿于怀,搅得他夜里总是醒过来。这就是早年在那个黑监狱里,遇到那几个农民协会的人,尤其那个老者,临刑时那样看着他!

    颜法永远记得那几句话:“实不相瞒,我是共产党。但是,我们在这里的情况,党不知道,过了很多年后,我们党一定会胜利的,那时候他们会想起我们!请你把我们几个的名字记下来,将来等我们胜利了,告诉我们的党,我们没有叛变,请你让我们的后代知道!”

    现在党已经胜利了,该是实现自己的承诺的时候了。

    记得好像是阳新。记得姓邓。其他的,就不是很清楚了。颜法打了介绍信,到阳新去。

    接待的同志见是武汉来的人,很客气,说李同志是老革命呀,二十年代坐牢!和我们阳新的老革命一起,真是不容易。你们是有功劳的!他们给颜法安排了很好的宾馆,县委书记也来了,他对颜法恭维了一番说,您来一趟不容易,先让我们的工作人员带您去几个地方转转,您寻找的人,我们派人去找,找到了通知您。

    这样很好。颜法就随着接待人员,到一些风景好的地方走了走,只是心里总是记着这件事,隔天就催他们。

    终于,县委书记告诉他,实在找不到。

    “我们阳新,大革命时期,很多人跟着红军走了,很多人闹农会。后来白军来了,杀了很多人。当时没有记载,时间又这样久远,实在找不到您要找的人!”县委书记不好意思地说。

    颜法久久没有出声。老叔,原谅我,您拜托的事情我没有完成!

    他们成了无名烈士。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有多少这样的烈士呢?好在他们为之奋斗的社会终于实现了,烈士们九泉之下,能安息吗?

    一天,颜法去市**汇报,遇到刘石,他告诉颜法,一个老领导来了,希望见颜法。

    谁呢?刘石说,见了你就知道了。随刘石走进一个办公室,一个庄重的女同志坐在桌子后面,“祁大姐!”颜法惊喜地喊道。祁大姐一直是地下工作的高层领导,武汉地下党的同志,都去**她那里,接受过她的培训,颜法去东北,就是祁大姐一手安排的。

    祁大姐是路过武汉,来看望老部下的。她问了颜法工作生活情况。忽然想起来:“我在**的时候,答应过你胜利后为你说个媳妇的。你怎么不问我呢?”

    颜法不好意思地说:“大姐笑话了!”

    “哎,这不是笑话呀!我们干革命,既要工作,也要生活,不然一天到晚工作,回去没有一个说话的,多么没趣味!”她站起身,在屋子里走了几步,考虑着什么。过会,她对颜法说:“我说过的事情,就要兑现。不敢说一定成,但是一定尽我的心!”颜法只有说谢谢。

    过了一天,祁大姐给颜法来电话,叫他去她那里一下。

    走进屋,发现德玲在这里!德玲穿着一件蓝色的列宁服,头发高高地挽起,显得潇洒年轻。看见颜法,她点点头。

    祁大姐对颜法说:“我才知道,你们是认识的。一起南下,又是街坊。苏佳同志比你参加革命早,是个老党员了。你呢,很有工作能力,文化也不错。我看你们两人是不是不要再单着了,就结为革命伴侣。苏佳你是个文化人,但是文化人不一定非找文化人不可!李启明同志忠厚聪明,从小追求进步,读了不少书,是有知识的工农干部!从扮相上看,你们两个也是非常般配的!”说完这些,祁大姐笑着,给他们俩一人倒了一杯水。

    颜法没有准备。对于德玲,他是佩服的,她有文化,革命历史长,是领导,自己和她,是不是高攀啊?他涨红着脸说:“我……我水平低了吧?”

    德玲倒是快人快语:“李启明同志!我们都是从斗争中活过来的人,不要那样小资产嘛!我也没水平。这样吧,我们都去考虑一个小时,然后直接给祁大姐回话好吗?回答干脆一些,同意不同意,就一句话!然后我们还有很多工作去做!”

    祁大姐笑起来:“苏佳的话我赞同!枪林弹雨过来的人,有什么好扭捏的?”颜法从祁大姐那里出来,去找刘石,偏偏刘石不在,只好一个人在江边逛。一个小时很快过去了,说实话他什么也没想。到最后跨进祁大姐办公室的一刻,他想好了。

    “我同意。”他就说了一句。

    祁大姐笑了:“我就知道你同意。苏佳,多么好的女子!文武双全,长得又漂亮。”

    颜法问:“她同意吗?”祁大姐说:“你呀,还真的厚道过分了!不知道她已经同意吗?”

    祁大姐要去广东,嘱咐有关部门,赶快把他们的婚事办了。参加了他们的婚礼,她就走。

    有关部门效率很高,立刻就布置好了一切。给他们批了一间房子,门上贴一幅对联:“革命战友,恩爱夫妻。”恰如其分。

    来了好多客人!工厂的,南下的,**部门,军队,不许请客,只是在新房吃颗喜糖,嘻嘻哈哈,说着笑话。祁大姐主婚,她说话的时候,大家安静下来。

    “门上的对联谁写的?写得好!就是革命战友。苏佳同志,我的老部下,早在1927年就是我党地下党员。在上海中央机关工作过,又去新四军,后来是解放军高级指挥员。李启明同志,参加过二七大罢工,在我党老一辈领导下工作,后来领导武汉被服厂大罢工,对革命忠心耿耿!这样两个同志结合,是一件大喜事!我更希望他们记住对联中的下联:恩爱夫妻!什么叫恩爱?就是在共同革命的前提下,互相体贴,互相关心,共同进步!启明,你一个男同志,家务事要多做些,莫让苏佳累着;苏佳,你也要多体贴启明,他累了,你要给他捶捶背!大家说,这样好不好啊?”

    一片掌声和哄笑声。笑声中,德玲的脸红得像柿子。

    大家都走了,房间里静静的,两个人坐在椅子上,都没有说话。一切像梦一样!祁大姐,这个权威领导,干脆利落就使他们结合了。

    已经很晚了。颜法给德玲倒了一杯水,温和地看着她说:“休息吧,不早了。”德玲嗯了一声,沉默一会,忽然对颜法说:“老李,我有个要求,能说吗?”颜法说:“我们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

    德玲说:“我今天很累,今天晚上,我们不睡一起好吗?就今天!”说了这话,她有些紧张,看着颜法。颜法宽厚地说:“可以呀,你今天是累了,来了那么多人!”说着去床上,抱起被子和枕头,铺在地板上。地板很干净,做铺板没有问题。

    德玲躺在床上,颜法拉熄了电灯。两个人,都没有睡着。

    德玲又一次深切地想起了肖老师,那个可亲可敬的领路人,甚至清晰地浮现出两人在地下交通站时的种种画面,安息吧,亲人!如今我们享到了太平。她也想到了福生。儿子啊,你活着,娘不能照顾你,娘只有把你存在心里,是永远的存放!

    颜法也在回忆着。桃子,琴姑,一幕幕,多么好的人啊!不能忘记,不会忘记。有些东西,足以叫人怀念一辈子。哪怕这种怀念叫人痛心。

    生活的车轮载着人们,只顾往前行,让每一处驿站的回忆,化为美好,永远留存心中吧!

    新政权建立不久,开始整顿秩序了。

    一夜之间,所有的妓院赌场鸦片馆全部封闭,所有的黄赌毒人员全部带走,集中学习。妓女们教育后送到工厂劳动。

    一夜之间,所有过去在街头巷尾游手好闲的混混,全部收容教育,其中的地头蛇恶霸之类黑道人物,给以惩处。

    有一个号称“三朝元老”的黑道人物,最先赴了阴间。

    这人是汉口码头一霸。打起架来不要命。渐渐名气大了,勾结官府警察,在码头上带着一帮子弟兄,欺行霸市,好多回把外地来的船民,打得头破血流,其中不乏血债。他最风光的时候,好几个码头都是他的势力范围,人叫“金饭碗,”“摇钱树。”临近解放,他的势力已经到顶峰,新来的客户,船民,商人,只要涉及码头的,都要来给他送礼,拜码头,否则就不能生存。解放军快来的时候,一个老朋友劝他逃跑,他轻轻一笑说:“哪朝哪代,能少了我们这号人?解放军他不食人间烟火呀?”

    码头被军管,小喽啰来报信,说军代表已经在调查他的材料。他不慌不忙,给那个军代表送去两筒“冠生园”饼干。这两筒饼干,一筒是真正的饼干,另一筒里面,满满一筒金条!

    那军代表回家,听说有人送饼干,打开一看,一筒金条!吓得他大汗淋漓!这事情说不清的话,脑袋搬家是肯定的!他连觉都没有睡,连夜赶到市**,求见市长,把两筒饼干交上去。

    正愁找不到典型,典型送上门来了。第二天早上三朝元老就被抓了。很快,一张布告贴在他家门口,因为血债累累,因为贿赂**人员,处以极刑!

    这件事震动了武汉市面。都知道这回来的**不是好玩的,风气严整,说到做到!

    涵三宫的徐宾佬在劫难逃。他在日本人占领时期,做了“鸡杂鸭杂,”欺压街坊,敲诈勒索,做了不少坏事。胜利后,本来作为汉奸抓了,他把钱财拿去给**官员,结果被释放,还做了警察。就在那个“元老”被枪毙不久,有人将检举信寄给公安局,揭发宾佬的罪行,调查了几天,把他抓了进去。

    那天,在阅马场召开万人大会,公审宾佬。颜法在会上发言。他忽然想到老大颜启,也是被宾佬迫害,几乎送了命的。

    “大哥大哥,”颜法进门就叫:“你是被宾佬迫害的人,不是差点送了命吗?现在公审他,你快去揭发!”

    谁料颜启慢条斯理地说:“已经这样了,何必落井下石哦!”

    颜法气得给了老大一巴掌!说他糊涂。颜启低着头,无论颜法怎么说,就是不去。

    这边还在争论,那边宾佬已经完事了!

    还是在抗战胜利的时候,颜法就多方面打听老四的下落,一直不得要领。到各种机构成立,他以家属名义,正式提出报告,寻找弟弟。那一天,确切消息终于来了。

    汉阳游击队经历了残酷的斗争,损失很大,人员流失,但组织上还是找到了一些游击队的老同志,通过他们,找到了当年和老四一起在船上,后来跳水逃生的同志。他讲述了老四如何舍身掩护他脱险,如何与敌人射击到最后,如何被敌人击中,落水牺牲。

    傅家人都知道了这件事。他们约好星期天,一起去老四牺牲的地方,祭奠一下自己的亲人。

    德玲没有去。她叫颜法替她洒一把花,给那未谋面的叔子。

    所有人都来了。老三夫妻,颜启,老五夫妻,刘士民,汉华,淑清,德济,兵兵,枣花,老五的孩子,都拿着花,拿着纸钱,到了那僻静的江边。

    老四的同志也来了。他仔细辨认着,找到了当年他上岸的地方。根据那地方,大致可以确定老四沉江的位置。

    颜启点燃两柱蜡烛,插在沙滩上。又在蜡烛上引燃一把香,将它高高举过头,他沙哑着嗓子,对着江水喊着:“老四,你从小受苦,娘生你没有草纸!你一个人到处找饭吃,挨了人家多少打?现在我们都在,你不在了,你叫做哥哥的好心疼啊!”

    老三闷着头,将纸钱点燃,说:“孩子们,都来烧几张,给你四叔叔阴间用!”孩子们都过来,各人拣了几张纸烧着。芷秀将花一朵朵撕碎,慢慢抛进江水里。颜法,老五夫妻,都拿了花,一点点往水里抛。

    在敌寇入侵的黑暗日子里,这浑浊的江水,拥抱了多少儿女英雄!又记录了几多惊心动魄的故事!

    长江起浪了!从远远的江心,翻起一道高高的浪堤,田埂一般,向着岸边冲过来。还没到岸,浪头渐渐消平,然而很快新的浪头接替了它,重新在水面筑起一道埂子,这样一波接一波,后浪推前浪,不停息地朝着岸边猛冲,终于到了,“哗!”巨大的浪花拍击着土地,发出惊人的声响,溅起几丈高的水沫!

    起风了,遥望大江,无数浪花泛起白色浪头,撞击着,咆哮着,争先恐后,翻演在浩瀚的江心。风一阵紧似一阵,岸边的芦苇,发出呜呜的悲鸣。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

    日子平静地一天天过去。

    那天,颜法独自在办公室看文件,通讯员忽然报告他,老三来了。他来干什么?还没站起身,老三已经跨进门。“老二,”老三开启大嗓门,忽然却又压得低低的:“来了个贵客!”回头对门外说:“进来吧,在这里!”

    一个女子慢吞吞地走进门来,她头上灰蒙蒙的,衣服很旧,下面一双布鞋已经破口。她从肩上取下蓝布包袱,放在板凳上,抬起头,看着颜法,一声不吭。颜法与她只一对目,立刻失声:“琴姑!是琴姑!天哪,你从哪里来的?”上前一步,紧紧握住琴姑的手,眼睛看着琴姑,流下泪来。琴姑眼里也有泪,她看着颜法,轻声说:“哥,我说了的,你不来找我,我会来找你的。”颜法急忙说:“我哪里是不来找你?给你那里写了好多信,都说查无此人。我是真不知道你和你爹到哪里去了!”琴姑这才哭出声来:“爹不在了!”说着身子就摇晃起来。颜法赶紧扶着她,坐在椅子上。老三早已出门。

    再看琴姑,风尘扑扑,好像是步行来的?问琴姑,果然。她是从湖南乡下出发,没有坐任何车辆,完全靠步行,一步步走到武汉。走了多少天她不记得,只记得没有停留一天,哪怕下雨,也走。

    “我就想,只要有口气,就要找到武汉,找到你!”琴姑没有钱,这一路餐风露宿,沿途要饭,也不知吃了多少苦?颜法感慨地抚着她的手,心里阵阵发疼。

    琴姑目不转睛地看着颜法,眼里还是那样温柔,那一刻叫颜法想起许多事,想起湘江边与琴姑相处的岁月。

    琴姑告诉颜法,那年衡阳被日本兵占领,她和爹千辛万苦回到乡下,可是乡下也被日本兵占领了!为了躲避日本兵,他和爹到深山里的舅舅家,到那里没多久爹就病倒,一卧不起。再后来又是内战,到处是兵火,她一个女人,不敢出远门。今年爹去世,她下了决心,来武汉找颜法。亲戚都说,过了这么多年,又经历那样的动乱,逃难路上,成千上万的人都被糟蹋了,谁知道颜法还在不在!琴姑不听。她相信颜法一定活着,并且也在等着自己。

    “哥,我猜得不错吧?”颜法看着琴姑,经历过跋涉辛苦的她,脸上还挂着疲劳,那眼睛还和过去一样,亮晶晶的,里面满满一湾温柔的水波。一时百感交集。好人儿啊,你来得太晚了!

    琴姑似乎看透了颜法的心,叹口气,低声说:“老三把什么都告诉我了。”仰起脸,两行泪清亮亮地流下来,满面伤感,叫颜法阵阵心痛。琴姑说:“哥,我找到你了,看见你好好的,我已经很满足了。都是命,怪不得哪个。”忽然她凄凉地笑了下:“让我见见嫂子!”颜法无语。想想办公室不是说话的地方,便带琴姑回了涵三宫老家。

    老大和老三正在家里忙活,芷秀也来了,案板上好些碗,装着菜。老大笑着对琴姑说:“在里屋歇会,我做菜你吃。”在衡阳,老大老三都认识琴姑。芷秀带来了几件衣服,帮琴姑换上,琴姑又洗了脸,人就光鲜多了。她要给老大帮忙,老大说:“那能做得的?你是千里的贵客!”吃罢饭,芷秀说,琴姑去她家,和她一起住。目前也只有这样。几个人便一起过江,到了老三家。琴姑路上劳累,芷秀给她铺好床,她很快就睡着了。颜法便去找德玲,对她说了这事。

    德玲到底是惊涛骇浪中过来人,立刻说,战乱中的女人,很苦的,如果你们破镜重圆,我退出。颜法说哪能那样!德玲便说,你问问琴姑,愿不愿意在武汉工作,愿意的话,我们帮她找。如果她不肯,你带她在武汉玩几天,亲自送她走。梢停又说,你把我们家的钱,都给她,不行找弟兄借借。

    颜法回到老三家,把德玲的话都说了,琴姑低头不语,半天,仰天叹息道:“都是命,都是命啊!”对颜法说:“替我谢谢嫂子。我回去。”语气很平静。

    琴姑第二天就走了。一家人送她上火车,琴姑坚决不要钱。是芷秀想办法,为她买了一袋子馒头,把钱裹成馒头大小,用布包了,混放在馒头袋子里。琴姑回去后,给芷秀来了封信,说她看到了钱。

    德玲不放心,以个人名义,给琴姑那个乡去了封信,希望他们妥善安排琴姑,当地很重视,给德玲回信,将琴姑安排到乡卫生院工作。

    再以后就没有琴姑的消息了。

    许多年后,颜法和德玲都已离休,从一个湖南老战友嘴里,得知琴姑在乡卫生院工作了一辈子。那里离她老屋不远,她便每天骑着自行车,上班,下班,几十年如一日。

    琴姑一生没有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