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科幻悬疑 > 我见道长多妩媚 > 第二十二章 桂花树
    顾骁微微抬头看她,“怎么还打上喷嚏了,是冷了吗?”

    说着,他把被子扯过来,盖在俩人身上,继续舒舒服服的躺了回去。

    罗念一脸生无可恋:“你一个大老爷们,天天缠着我不害臊吗?”

    “不害臊啊,你这么暖和,想必是个人都会喜欢的,”顿了顿,顾骁又补充道:“不过除了我以外,没人有资格喜欢你。”

    罗念嗤笑一声,“喜欢我的人可多了去了。”

    顾骁紧了紧缠在她身上的手脚,嗓音沉了下来:“他们喜欢你,只能在心里面喜欢,是不能说出来的。”

    罗念纳闷:“为什么?”

    顾骁冷声道:“谁敢说一句,我就让牛头,”

    说到一半,他顿住了,牛头马面……

    这话不能乱说,容易让罗念多想。

    罗念抬头看他:“牛啥?”

    “……我就让牛气冲天的罗俊割了他的舌头。”

    “……”

    此时此刻,蒋家老宅门口以罗俊为首的保镖,还一脸天真的等着自家小少爷来喊他们。

    可事实上,他们的少爷,已经快要沉溺在温香软玉怀里面了。

    --

    罗念和顾骁在房间里面睡了一个午觉,起初罗念是不想睡的,毕竟身边缠了一个大男人,但是顾骁偏要让她休息,不停的轻拍她的后背,直到给她拍睡着了。

    再醒来的时候,是老宅的佣人来喊俩人吃饭,有礼貌有节奏的敲着房门。

    罗念一翻身,脸就贴上了一块硬邦邦的胸膛,她迷迷糊糊睁眼,抬手就摸了上去,好像是感觉手感不错,还抓了好几把。

    顾骁冷眼看着扑在自己胸膛上蹭来蹭去的女人,他的白色短袖已经全被她推到了脖子下面,过分的是,她那双不安分的手还不停的摸来摸去。

    他心想:要不是看在那冲天的气运份上,她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门外的佣人还在敲着门,那架势像是要敲到天荒地老一样。

    顾骁抿了抿唇,伸手去扯了扯她略带婴儿肥的脸蛋,语气不善:“该起来了。”

    “嗯……”

    似乎是脸被捏疼了,罗念不舒服的扭了扭身子,放在顾骁胸膛上的小手微微上移,捏住了不该捏的……

    顾骁面色一红,身体立刻就起了反应。

    只感觉有一股子邪火直窜他心口。

    几乎是立刻的,顾骁一把将她推开,然后翻身从一侧下床,然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他动静不小,罗念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睁眼就看到顾骁正一脸不爽的站在床边看着自己,门外还有佣人的声音。

    “罗道长,顾小少爷,家主让我来喊你们进餐。”

    原来是要吃饭了呀。

    罗念慢吞吞的下床,冲着外面回了一句,“知道了,这就来。”

    说完,她弯腰穿上鞋子,可是刚才睡觉时候手臂压的有点酸了,以至于她连个鞋带都系不上。

    “啧。”

    她真是系了好几次都系不上,整个人处于即将爆发的边缘。

    最后一次,她甩了甩发酸的胳膊,弯腰去系,结果手臂一软,又没系上。

    罗念抿了抿唇,直接就把鞋子从脚上拽了下来,作势就要扔了。

    见状,原本在一旁冷眼旁观的顾骁神色微动,大步走过去夺走了她手里面的鞋子,半蹲在她面前,按住了她的脚,动作粗鲁的给她穿上,然后敷衍的系上了鞋带。

    罗念瘪了瘪嘴,闷声道:“……谢谢啊。”

    她起床气不小,前几天又累,所以就有点小暴躁了。

    顾骁半弯着腰和她平视,嗓音清冽:“不客气。”

    毕竟你的胳膊,是我给你压麻的。

    罗念笑了笑,用另一只完好的手揉着发酸的胳膊,走到梳妆台前,重新整理了发型,又补了一个口红,这才准备出门。

    与此同时,蹲在门口守着的罗俊手机收到了一条信息,他看完以后,皱了皱眉头,而后转身上车,留下了几个保镖以后,扬长而去。

    副别墅门口有专门等待两人的佣人,一出来救领着两人往主别墅走。

    罗念逮着机会就开始问女佣人,“你在这工作多久了?”

    女佣人低眉顺眼,“工作三年了。”

    “那你对这座老宅肯定很了解吧,这么大的宅子,所有地方你都有去过吗?”

    闻言,女佣眼神闪烁了一下,“没有,家主只允许我们在前宅活动。”

    罗念吃惊,“这儿还分前宅后宅啊?”

    “嗯,只不过后宅是不开放的。”

    一阵清风吹来,吹落了大理石小路两侧的桂花,桂花轻飘飘被风吹起,在空中旋转飞舞,最终轻轻落在地上,空气中弥漫开一股子清香气味,只是这气味里面,似乎还融了些特殊味道。

    仔细看去,那成排的桂花树里面似乎笼罩着什么黑黢黢的东西。

    “怎么种了这么多桂花树?”顾骁突然出声问道。

    女佣被这问题问住了,她怔了片刻而后道,“我来的时候老宅就有很多桂花树,可能是家主喜欢吧。”

    喜欢?

    顾骁嗤笑一声,没再说话。

    桂花泡茶虽香,但是这玩意也容易招惹不干净的东西,比如生魂,厉魂,亦或者是地仙。

    听顾骁这么一问,罗念也往那桂花树上多看了两眼,只是她才看过去,就忽然起了一阵大风。

    漫天的桂花簌簌飘落。

    一只大橘猫突然朝着罗念冲了过来,伴随着刺耳的喵呜喵呜声。

    罗念被风沙迷了眼睛,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骁已经挡在了她面前,且那双修长白皙的手掌已经紧紧的捏住了大橘猫的脖子。

    大橘猫脖子被遏制住,眼神也柔和了下去,只发出委屈的喵呜声,好像方才威风凛凛冲过来的不是它一样。

    不过最让罗念吃惊的还是顾骁的速度,他居然那么快就冲了过来,还抓住了猫脖子。

    “都说了让你离这远点,怎么就不听话呢?”顾骁换了一只手拎着它的腿,眼角眉梢都压着怒意。

    “喵呜~喵呜~”我也不想的~但是我也没办法~

    顾骁不停听它解释,甩手就想把它扔出去,手臂才刚动,就听远处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

    “放过它!”

    放过它?

    顾骁:好的。

    顾骁立马松了手,嘭一声,又肥又壮的大橘猫砸在了地上,它抽搐了好几下子,才费劲的站起来,一溜烟跑没影。

    主别墅门口,目睹这一切的蒋扶摇,在看到大橘猫安然逃脱以后,才算是松了一口气,要不是有蒋臣扶着她,恐怕她都已经摔在地上了。

    蒋臣死死的掐着她的腰,眼神阴翳:“你还在乎他?!”

    蒋扶摇无力的摇头,眼泪都在刚才流干了,现在想哭也没有眼泪。

    罗念看了一眼面色苍白的蒋扶摇,往顾骁身边凑了凑,垫着脚附在他耳边问道:“那个猫身上是有秘密的,对吗?”

    顾骁颔首,“大橘体内封印着地仙的残魂。”

    残魂?

    这信息量着实有点大了,一直以来,罗念处理的都是生魂,厉魂,对地仙的了解,仅限于墨白那小子……

    老管家小跑着过来迎两人,“二位,我家家主有请。”

    罗念点点头,抬头看向前面,蒋臣紧搂着蒋扶摇,低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蒋扶摇似乎很害怕。

    想到刚才顾骁说的,罗念心里暗骂:禽兽!

    两人走到主别墅门口,蒋臣春光满面的笑着,“二位请。”

    罗念一脸高冷的走过去,顾骁更是理都没理。

    几人就坐在餐桌四周,蒋臣热情的招呼着佣人上菜,期间,坐在他身侧的蒋扶摇一直低垂着脑袋不说话。

    罗念问了几个比较官方的问题,蒋臣顾左右而言他的回答,反正就是不往正事上面说。

    罗念面色有些不悦,她放下手里面的餐具,擦了擦嘴,说道:“蒋先生,我现在可以很肯定的跟你说,你这座老宅里面确有不干净的东西,但是问题是没人知道它是因何而生的,你要是诚心诚意的想处理,就得先将前因后果跟我讲明白。”

    此话一出,餐厅静了下来,落针可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