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历史穿越 > 我不想当驸马 > 第206章 乡试2
    楚国的科举并不像明朝的那个科举大早上考试,楚皇还比较体恤学生们和考官们。此时,已经接近10点的考棚里,、

    刘宽先吃了一块蛋糕补充了一些能量,然后收起自己的有人敲起了铜锣,接着便是有人唱喏道:“放题。”一声放题,便有系着红腰带的差役举着考牌在考场中巡视。刘宽深吸一口气,见有差役举着牌子来,他定睛一看,却见那考牌上,是朱漆的几个大字:“仁政”。

    宛如一道电流,自刘宽的头顶灌下来。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忙是擦擦眼,再一看,果然还是仁政。

    竟是这道题……他身子抖,激动的不能自己。卧槽!林凡压中题了!他说楚皇是仁君,应该也是和仁政有关的,没想到压的居然这么准!

    林凡……不,林兄……不对,应该是恩师这样都能撞到题?要知道,这个时代的读书人,最喜欢押题,所谓的押题,就是根据考官的脾气和秉性,来猜测考官会出什么题目。甚至一些大户人家,为了子侄们考试,会专门请一些大儒来押题,当然,押题的准确率很低。等到了现在,押题的几率就更低了。

    因为起初的时候,考官出的题还算四平八稳,什么‘学而’啊,‘仁政’啊之类,总还能押对的时候。可现在呢,考题却是一个比一个刁钻,压根就不给你任何机会。刘宽此刻已是激动的心跳到了嗓子眼里,林凡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啊。这道题,这半个月来,他已不知作过四五次,已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用林凡的来说,做题那就要必须有一定能作对的,先把能拿到的分拿到,然后再拿可能拿到的分。

    一个来自现代考生的建议!

    刘宽几乎闭着眼睛,回忆起了前几次的答案,还有林凡逼着他背下来的范文,还有林凡拿出来几篇文章——说是林凡凭借他楚国第一才子的才华写的,(其实就是林凡前世看古代的八股文的然后记了下来,)刘宽深吸一口气,他脑海里瞬间的开始运转起来别人一篇文章,却需一天作完,自己呢,直接被林凡逼着记下来了10篇儿,等于是这道题已作了十次,笨鸟先飞,何况刘坤本来就是一个记忆专家,脑子一点也不笨。

    如果坐在这里的是林凡,他可能按照应付作业的模式从这一篇里抄点那一篇里抄点来凑出自己的文章,但是刘宽有这秀才的功底,那不需要像林凡那样,他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吸收每篇文章里面的亮点,最后这道刁钻古怪的题,反而是轻轻松松,不在话下了。于是他快的磨墨、提笔、沾墨、下笔,接着笔走龙蛇,显得从容、淡定。

    第二道题,写一首描写楚国气节的诗词。刘宽嘴角都笑得合不拢了,“林凡,恩人啊!从来没想到考试居然这么容易,不过不得不说,林兄是真的有才华,”刘宽一边得意的想,一边提笔写的,

    石灰吟

    千锤万凿出深山,烈火焚烧若等闲。

    粉骨碎身全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

    最后一题是考默写,提示刘宽最会的了,前两次考试也就这儿能多拿点分儿!

    三张卷子写完,刘宽看见天色都快黑了,于是心想在这里睡一晚上再走吧,毕竟我也是来考举人,来了不要不能在这里睡一觉,简直愧对林凡给我准备的那么多东西啊!

    林凡给我准备了那么多吃的喝的,我要是就吃这么点儿,原封不动带回去了,那多尴尬呀!这也不能全怪我,毕竟林兄给我压题压的太准了,导致三天的题我一天就做完了,要是林凡和楚宁他们知道不知道会做何欣想啊?

    刘宽一边想一边拿出自己的篮子,把里面的甜点菜肴全部拿了出来,甚至有的菜肴还带着淡淡的余温,刘欢拿出准备好的筷子碗,细细的品尝了起来!

    于是考场中就出现了这样奇怪的一幕,别人都在认真的做题,而刘宽则是把三张试卷压在旁边,开始胡吃海塞起来,篮子里全是座香味儿,把外面的差役都馋的不行,那些人只好快速从他周围路过,顺便心里鄙夷一句,就是一个草包,吃吃吃,你绝对考不上举人。

    柳询那这股香气之后,心想等监完考之后,我一定要去明月楼好好吃一顿!

    .......

    第二天

    这一天可以载入科举史了,楚皇历史上第1个乡试第1天就交了考卷的人出现了,然后刘宽拿着自己的篮子,大摇大摆的走出了考场!帮他开门了两个差役心想这个人肯定是没考好吧,不过没考好也不能提前出来呀,这也太自暴自弃了!按照楚国律法提前交卷,要是没上榜的,最后是会被判为藐视科举,以后再也不能参加考试的,因此以前那些人即使做完了,都会等到最后一刻再交卷!只要这些读书人脑子没坑,不准备彻底放弃科举,没有人会提前教育儿子,于是这一天所有人都记住了,刘欢不是因为他有钱,而是因为这个人牛逼plus的举动。

    “林凡,我刘欢又回来了,”刘宽在街上拦下一辆马车,让他送自己到明月楼之后,大喊到。

    林凡和楚宁正在明月楼里喝酒,突然听到刘欢在门外大喊,二人一开始还以为自己是幻听了,可是朝门外一看发现真的是刘欢之后,两个人赶紧跑了出来,急切的问道,“刘宽,出什么事了吗?怎么今天就回来了?”

    “是啊,乡试不应该是三天吗?你现在回来是提前交卷了还是你作弊了?”

    “什么呢?林凡,你知道吗?你帮我压中了题,”刘宽狠狠的给了林凡一个拥抱,差点把林凡勒的喘不过气来,林凡使劲把刘欢推开之后,疑惑的问道,“压中了题?是诗词吗?”自己给刘宽写了很多诗词,他要是有一个这种方向的诗词还是有可能的,但是就是不知道能具体到哪一方面,比如就算是写梅花,那也能从很多方面来写,

    “不仅是诗词,还有第1道题,这一次的题目是仁政,你好,你真的是太厉害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哥,比亲哥还亲哥!这下我爹一定会高兴的,到时候一定让他好好的感谢感谢你,”刘宽激动地语无伦次!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我就说过我一定能考上举人呢,”激动的刘宽在明月楼的门前大喊,引得里面的食客纷纷往外看,咦,这不刘大傻子吗?她怎么了?他手里拿着篮子应该是去考试了吧,今天就出来?难不成是一道题都不会做,彻底放弃了科举以后也不准备再去了,太惨了吧,不过他也不会是一个狠人啊,彻底断了自己读书的后路。

    刘宽大喝一声之后又在明月楼的门口开始了尬舞,一个大胖子在来往密集的饭店门口开始了一段印第安人的跳舞,那场景简直不堪入目呀,有好几个时刻,本来还想来明月楼吃饭,但是看到了刘欢这一幕,直接上了马车,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林凡一脸乌漆墨黑的样子,凝噎无言。

    林凡和楚宁俱都僵硬着脸,看着刘宽,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尤其是林凡,嘴角更是咬着牙,他恨,恨自己为何会看到这一幕,刘宽那嘚瑟和喜滋滋的样子,让林凡有一种这若是我儿子,我不掐死他,便不姓林的感觉。

    算了,今天亏损的营业额到时候都找他爹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