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佛系医妃有空间 > 第九十三章 谁犯错谁承担
    王妃嫁进王府才三个来月,因为琼表妹,的确已经受了不少的委屈,她从未计较。

    但不能因为王妃大度不计较,他就能当有些事从未发生过。

    其实他并非不想追究,只是并不想当着母妃和众妾室还有下人的面追究。

    母妃自小就疼爱琼表妹,他真的不想让母妃失望。而且,总得在众妾室和下人面前给琼表妹留点脸面。

    是他想当然了,只考虑了琼表妹的感受,却忽略了今日这事若是不妥善处理,恐怕会给母妃和王妃种下心结……

    罢了,那就彻底解决吧。

    “王妃,我并非是想护着琼表妹,此事原本应该给你一个交代,只是不想让母妃忧心,所以刚刚才那样说,还请王妃见谅。”

    “殿下,你竟然向她道歉?她配吗?”

    原本因为萧君昊一而再再而三的护着云悠然,水若琼对云悠然的恨意一直在节节攀升。

    此刻,再听到萧君昊竟然当众向云悠然道歉,水若琼的怒火终于达到了临界点,砰的一下就爆发了。

    “表妹!你是真不明白?本王并非为自己向王妃道歉,而是为你!”

    对到现在还拎不清状况的水若琼,萧君昊的失望更甚,刚刚涌起的恻隐也跟着淡化了几分。

    萧君昊的态度令云悠然心里也十分不舒服,你替她道歉我就要接受?

    现在倒是一心想要蒙混过关,为何不早早把你的女人约束好?让她不要生事比什么都强!

    心下不爽的云悠然语气也透着不爽,她目光直视前方,虽未看萧君昊,但任谁都听得出她这话是给萧君昊说的。

    只听她铿锵有力地道:“大可不必,谁犯的错由谁来承担!”

    “你是定王府后院所有女人的夫君,没有任何立场替任何一个女人向别的被她伤害的女人致歉!

    “否则,只会使得女人们更加难堪!咱们互相尊重,王府也许会更加安宁。”

    “定王妃,这是你跟夫君说话应有的态度?”

    “本王的王妃如何对本王说话,还轮不到你来指手画脚!”

    淑妃的侍女宝珍再次蹦跶了起来,可她还没彻底蹦跶起来,就被萧君昊给怼了回去。

    萧君昊感觉到云悠然对他已十分不满,正想着尽量转圜。却不想,又来一个拖后腿儿的,此时不怼更待何时?

    他对他母妃身边的婢女一向十分尊重,可此时此刻,此情此景,他却没法再给宝珍留脸面。

    萧君昊这毫不留情的回怼,不仅仅让他的母妃心下极为不适,更使得水若琼如同被人照着心窝刺了一剑般,只觉呼吸都有些不畅!

    云悠然对萧君昊的不爽其实并非因为她自己,更因为跪在地上的花侧妃。

    若萧君昊进来看到跪在地上的是水侧妃,他怕二话不说先会把人给扶起来,绝不会自始至终问都不问一句!

    娇娇弱弱的姑娘,虽说在王府里算是稍大些的,但也才十八岁如花一般的年纪,说白了,还是个半大的孩子。

    花侧妃在娘家肯定也是在爹娘千娇百宠下长大的,如今,并未犯任何过错,却和自己的丫鬟长跪在那冰冷的地上,你一个做丈夫的不闻不问视而不见这合适吗?

    云悠然心下不禁有些发寒。

    经过这些时日有限几次的接触,她原本还觉得萧君昊是一位正人君子。

    他在别的方面可能做得很好,可对待后院的女人,却着实过于冷漠了些。

    纵然不爱,至少可以做到不伤害吧?

    人家姑娘欠你的了?

    不想娶可以不娶,既然没有办法做到不娶,那就得担起应当担起的责任,如此的不顾念,绝非大丈夫所为。

    花侧妃从不生事,一直安安静静待在后院,若非受她所托,为萧君昊照顾了两个多月的儿子,为萧君昊打理了两个多月的后院,也不会惹来如此无妄之灾。

    说来真是讽刺,为别人养了两个多月的儿子,非但没有被感激,还被针对!

    那惹是生非的却站在上首作威作福,难怪后院不睦!

    云悠然这会儿是真的生气了,因为事件本身,还有这些上位者的处理方式而生气。

    “母妃,臣媳想再问母妃一次,事情早已明了,为何还让花侧妃和观棋、思画跪在这里?该收惩罚的,是水侧妃吧?”

    既然那个男人靠不住,那还是她这个女人来管一管吧。

    “君昊,看看,这就是你一心护着的正妃!你问问她,看她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妃!”

    淑妃再次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直面罚跪的问题。

    一边是萧君昊以为被他琼表妹误导不明真相质问而来的母妃,一边是怒火越来越盛的正妃,夹在中间的萧君昊只觉头疼。

    他心下不由对引起这一系列事情的琼表妹多了几分不满。

    萧君昊突然有些了悟,王妃的怒火怕是跟花侧妃无辜被罚跪有关,而他,竟未提及此事,这的确是他的错。

    萧君昊立刻思索该如何补救。

    略一沉吟,萧君昊开口对着上首道:“母妃,儿臣并未偏袒王妃,如果说刚刚偏向了谁,就只偏过琼表妹。

    “儿臣一心想为琼表妹遮盖掉一些事,却忽略了事情本身不允许被遮盖,王妃生气也在所难免。

    “还有,王妃问的也是儿臣想问母妃的,花侧妃因何跪在这里,她这是犯了何错?”

    见自己的儿子非但没有责问他的王妃反而问向她,淑妃只感叹这个儿子这是娶了媳妇忘了娘。

    刚想训他一句呢,一旁的侄女儿却已沉不住气先于她出声了:“殿下,琼儿还活着,她凭什么把珲儿抱去?”

    “表妹,有些事情只要做过就不会天衣无缝,别人不计较不代表不知道。

    “况且,你跟花侧妃都是珲儿的庶母,花侧妃替你这个身体抱恙的生母照顾珲儿,何过之有?

    “非但无过,更是于照顾珲儿有功。

    “你刚刚回府,紫藤苑尚未理顺,是本王着花侧妃再多照顾几日珲儿,待紫藤苑打理妥当再送回。

    “你非但不感激花侧妃辛苦照顾珲儿,还借着不知内情的母妃如此待她,幸亏珲儿年纪尚幼尚不知事,否则,如此恩将仇报的生母,你让他如何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