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yingsx.com
笔趣阁 > 青春都市 > 绿茶女配渣成太子心尖宠 > 第89章:宠她宠到无法无天
    脑袋晕头转向,经历过裕王,她可不再敢情敌,不过她是真的没想到,紫真居然还这么做。

    “解愠。”

    迷迷糊糊之中,柳时兮好像看到解愠的身姿。

    她朝他伸出双手,想让他抱,带她离开这个地方。

    可是又一想,解愠还在中和殿,这一定是幻想。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她已经躺一个陌生的环境,耳边环绕的,确是解愠的味道。

    柳时兮猛地从床上惊坐起:“解愠。”

    “时兮,你终于醒了。”

    应采撷在哭唧唧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柳时兮揉了好几下眼睛,才确定自己所看到的是真的。

    “我怎么了?我在哪里?”

    应采撷冲上去抱住柳时兮:“呜呜,我快担心死你了。”

    “你别墨迹了,赶紧跟我说事。”

    柳时兮还是第一次对应采撷语气这么急。

    她只记得自己被紫真暗算,恍然间解愠出现,之后她就醒过来,再也不记得了。

    应采撷的小眼睛转向别处:“那个,他们不让我说。”

    “你快点的,别墨迹。”

    柳时兮是真的着急了。

    “太子殿下把人打残了。”

    “什么?”

    解愠把人打了?

    “是用你的名义。”

    柳时兮眨巴眨巴眼睛,她才醒过来,还得消化消化这个消息。

    “解愠,朕对你,是不是太过于宽容了?”

    中和殿内,明仁帝对着解愠一阵发货。

    解愠不怵也不惧,负手而立,眼眸中是一道道寒光。

    解愠不说话,明仁帝看的又是一阵火气。

    李思的尖嗓传来,皇后来了,太后来了,皆是来为解愠求情。

    人生中两个最重要的女人此刻一并在,明仁帝看解愠的颜色也稍微的好了些许。

    “看看你的好儿子,他迟早败在柳时兮的手里。”

    皇后讪讪地笑道,来的时候已经把柳时兮骂了一万次。

    “陛下,臣妾听说是柳时兮动的手,不是愠儿。既然要怪早,陛下也应该找柳时兮去。”

    明仁帝听此,更是哼的一声:“没他无法无天的宠着,柳时兮敢在京都为非作歹?”

    “你们说的那个柳时兮,是镇国将军的女儿,哀家看过她几次,不像是恃宠而骄的孩子。”

    太后在旁边,什么也不知道的开始说话。

    这下,就连皇后也坐不住了。

    “解愠,我就说母后和柳时兮压根不熟,为什么会让她来京都贺寿,原来,一切都是你搞的鬼?”

    解愠眉眼往上挑,不做任何解释。

    皇后气的不行,早知道如此,她还找程砚秋那笨女人对付柳时兮坐什么,直接让她滚出京都,现在不就什么事情也没有了。

    “解愠,你给我说话。”

    “孤以为,母妃早调查清楚。”

    简单的一句话,直接让皇后气的胸口疼。

    “愠儿,你母妃身体不好,别气她。”

    明仁帝在一边看不下去了,虽然他大多已经猜到缘由,不过一直没派人往深处查去,这下真的听他自己说出口之后,心情和自己的皇后是一样的。

    “那镇国将军的女儿什么时候再让我见一次,长的可水灵了哦。”

    皇后听此,气的又疼了几分,这连人也不认识,怎么就答应让柳时兮进了京都。

    皇后万分后悔,千防万防备,没防到自己家的儿子。

    “哎呦。”

    紫真在地上嗷呜了几声,他想用对付哈吉而的办法对付柳时兮。

    哪个女子不在乎自己的清白,被毁之后还不是他来说的算。

    药效极快,本来以为可以得逞,结果被太子殿下大杀四方。

    真的只差一点点,他就成了刀下亡魂。

    可是这下又来说,想提醒一下明仁帝自己的存在感。

    明仁帝固然气愤,不过太后在此,不敢把炼制丹药的事情说了出去,便让李思把紫真带走,好生休养。

    太后离开中和殿的时候,还一个劲儿地叨叨镇国将军的女儿。

    “她不是镇国将军的女儿,等过一阵,愠儿带她给祖母请安。”

    “好好好。”太后一连说了三个好,满心欢喜的回去:“终身大事终于成了哦。”

    “大皇兄,你瞅瞅三皇兄那傻样儿,迟早被柳时兮迷死,你这个做长兄的,怎么不说说他。”

    解启站在树下,目睹刚才解愠与太后,他那脸上的柔情,硬生生地让他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你那么看不惯柳时兮,可以去与他说呀,要是不敢开口,我可以先起个头。”

    解容一副你别想害我的表情,又给解启下了个坑。

    等解愠往这边走过来,解启骂了一句:“我要是有这胆,柳时兮她敢骂我?”

    “嗯,她连我也骂。”

    “谢了。”

    解容去请的皇后,解启去请的太后。

    皇后知道又和柳时兮有关,说什么是不想去的,不过裕王亲自请她去救自己的儿子,她要是不去,岂不是让裕王看笑话。

    太后那边好说,自家孙子有难,没有不帮的道理。

    “小郡主她怎么样了?”

    解容问。

    “大皇兄,你关心柳时兮干嘛?你什么时候对一个女人这么上心了?”

    解启这话刚说完,解愠和解容的脸色都变了变。

    两个人互相看一眼,一人废解启一条胳膊。

    不过,解容没有用力。

    解启揉揉自己儿的右手,妈的,他还不信了,区区一个郡主,他堂堂皇子,还搞不定。

    等柳时兮倒了,他倒要看青玉那死丫头还怎么在他面前嘴硬。

    东宫里,柳时兮听完应采撷的话,想起昨晚青玉发生的事情。

    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不知是否应该告诉她。

    柳时兮试探性地开口:“那个,青玉她...”

    应采撷一 听青玉的名字,瞬间如同炸了毛的猫:“你别跟我提她,我还没生完气。”

    柳时兮叹了一口气,她不知道也好,以她的性子,难保被人把话套出来。

    门外脚步声响起,柳时兮想也无需想,光着脚丫下地扑倒解愠的怀里。

    要是没有他,她就完了。

    “咳咳。”

    解启在旁边假装咳嗽一声,表示还有其他人在。

    柳时兮不管,抬头往上对解愠的脸蛋吧唧一口。

    解启第一次知道,还未成亲的两个人是可以发展到这一步的。

    余光瞥到应采撷,解启随便打了一声招呼,他的随意却在应采撷的心中激起千层浪。